全椒网--全椒人自己的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热搜: 网友联欢
查看: 21954|回复: 59

[随笔] 那些岁月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3-16 22:42:0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雨下 于 2017-4-1 21:38 编辑

2.jpg
    一朵花、一句话,一首曲子、一幅画,都能勾起一段回忆。那些岁月里吃过的苦,受过的累都化作泥土的芳香,在您,在我、在她的记忆里,如陈年的老酒,苦辣而又香甜……
    外婆少时的家在东王那边的山里,来自大山,姿态仪容却像个大家闺秀。外公家住县城,小时念过私塾,气质温文尔雅。命运真的很神奇,一件小事就可能改变一个人的一生。外公从未想过要当教书先生,陪着朋友去考师范,朋友落榜,他却考上,成了一名老师。如果有轮回存在,可能是外公在上一世行善,积了不少的福气带到这一世,让他在有一天失去光明时还能有定期收入。69年,外公带着外婆和四个孩子下放到离县城不远的一个乡村,我妈是家中老大,无奈地由一个初中学生变成一务工农民。她这辈子吃了很多苦,不过,神山的道长说我妈一脸福相,晚年享乐且长寿。
    外公就在离村庄不远处的小学教书,后来小姨出世,再后来我妈嫁给了村里的老实青年(就是我爸),然后就有了我。据我外婆讲,我小时候特别的乖,是家里所有孩子中最好带的。躺箩窝里半天都不哭闹,就是好吃,看到她吃生山芋就盯着看。她咬一口递过来,不接。试试整个的呢,伸手就抱了过来,小毛伢吃不了还贪大,合着我就是个好吃懒做又贪心的。
    我的脑海里存着一些很小时候的记忆片段,外婆家门前那颗大大的桑树,还有再稍远几步的菜园,那个菜园里栽着恐怖的仙人掌,我每每兴奋地奔到菜园里去寻宝,然后带着一棉裤的细刺哭着出来。菜园旁边是那个有着圆圆围墙的茅司,那时候外婆她们偶尔会变出一把油炸馓子,好吃的不得了,可是她们非说是在那个茅司里捡的。于是我最常去那个茅司周围去巡视,却总也见不到有馓子。
    小姨去外公教书的那所小学读书,偶尔会背了我去。上课时,就在桌子下面放一卷她们跳的绳,把我放绳堆上坐着,我清楚记得腿麻的滋味。不记得外公是从哪一年开始不能再教书,他感觉自己不对劲时,谁都没有告诉。后来他在黑板上写的字经常重叠在一起,放学路上会掉到田里,才知道他的眼睛出了问题。
4.jpg
    弟弟出世时,我记得的画面是爸爸用铺了棉被的板车把妈妈推回来,从未见过妈妈那么虚弱的模样,可她脸上却满是疼爱和幸福。弟弟是毛娃时长得胖乎乎,穿着棉衣,腰间系根红腰带蹒跚学步。那时外公外婆带着舅舅、姨妈都回了城,爸妈要下地干活。我拉着弟弟的红腰带跟着他踉踉跄跄,我只比他大三岁,一个没拉住摔倒在地时,我是怎么也拉不起来的。他躺在地上嚎,我就趴在他身上哭。
    后来弟被送去了外婆家,冒充穿白袜子的城里人。偶尔地里不忙时,妈妈会带上我一起去外婆家。外婆家对面有栋带地下室的高楼,每次去都要爬楼梯玩。经常在下楼时钻到地下室走不出去,得再爬上楼重新下,运气好时能一次走通,运气不好走无数遍还是到地下室(这智商如上下无数遍还是走不出去一样,让人着急)。孩子的世界里其实会有很多惶恐的事情,比如错走到这黑暗的地下室,没有比这更玄乎、可怕的事情了。外婆总是站在对面看着,看着走错了就喊:“往上爬,再往上爬......”外婆城里的家没有好吃的桑葚,没有成片的仙人掌。却有好吃的花生糖、爆米花、炒螺丝、糖水萝卜……门口的小花盘里栽着一碰就会关闭叶片的含羞草,比仙人掌可好玩多了。那时候,外公的眼睛还能看见一些影子,调皮又不懂事的我经常会取了各式各样的物件放地上,让他辨认是什么。外公性情温和而又耐心,总是笑着耐心地一一作答。有对的,也有错的……
1_jpg.jpg
      妈妈有时会丢下我,独自一人去外婆家。老爸负责我一日三餐和洗漱时,是极简的方式,吃的什么我已经不记得了,牙肯定是不用刷的(脸可能也不用洗)。夏季天长,夕阳西下时就已经很晚了。老爸干完农活回来,寻到疯跑了一天的我,提溜着去离家不远处的一个小池塘。这个池塘不是很大,不过村里的人淘米、洗菜、洗衣服都在这,老爸拎着我来这里也是洗,他蹲在捶衣服的青石板上,把我放到水里涮一涮,就算完成了给孩子洗澡的任务。池塘边的水对大人来说不是很深,但淹了我是完全没问题的,水淹到肚子以上时就感觉呼吸困难,恐惧又难受,拼了命往上窜,老爸就使劲把我往水里摁(泪……所以说,小孩是不能交给老爸带的)。
        小时候的冬天特别冷,池塘里经常结着厚厚的冰,厚的时候,大人都可以站在冰面上玩,屋檐下缀着长长的冰冻条。小孩子穿的都是妈妈做的棉裤,外面再套上一条裤蒙。老爸给穿的时候就是厚厚的棉裤全堆在前面,腿后面除了衬裤就是外面的裤蒙了。我妈说老爸是生怕冻坏了我的膝盖。
xin_0130108111656921217214.jpg
        我家屋后那户人家,有个很大的院子。院子里有竹林,有假山、有会开粉花的桃树,开嫩白花朵的梨树;花落后会结出诱人的果子,还有挂在枝头一个个如小红灯笼的柿子。她们家有个比我稍大两岁的男孩,他有时会带我和村里的几个孩子去他家院子里玩。他家门边有个大大的狗洞,遇上他不在家时,我们就挨个从这里爬进去。他家有两个姐姐,大姐很凶的样子,我们都惧怕她。小伙伴们在院子里玩耍时,最担心的就是她忽然回家,但是那个院子对我们太有诱惑力。她家院子里还有一个小池塘,池塘边种着一排芦苇,紧挨着一间小屋。小屋和芦苇之间虽不好走,但还是可以穿到院外。有时玩得正高兴时遇到她回来,不管我们是跟着她家小弟从大门进,还是偷偷从狗洞钻进,这时都呈鸟兽散。绝不敢迎向她从大门逃,我们一致的方向是那排芦苇。蠢蠢笨笨的我每次都是落在最后的一个。一次,她追的过近,我就从芦苇缝隙掉到了池塘里,池塘边的水只没到小腿,胆战心惊地站稳后,伏在岸边悚悚的看着她,生怕她过来打我。其实她从未骂过,更没打过我们。她蹲了下来,把手伸向我。拉着她的手爬上岸,从此再也没敢进她家院子。
b_87FC6560FB54BD75B8C0DBC1D27AD166副本.jpg
        村里有爷爷奶奶的小孩家都会养鹅,养鸭,因为有爷爷奶奶负责赶它们去野外吃食。我没有爷爷奶奶(我爸很小的时候,他们就不在了)。但是我也想要我们家有鹅,妈妈就买了些小鹅回来,我每天赶着鹅出去,待鹅素子吃得拐拐的便回家。那年我六岁,我妈说我能让鹅一只跟着一只排着队,走到别人家的鹅没法赶去的小田埂上,我们家的鹅总是能吃到茂盛的嫩草,长得胖乎乎的。我只记得,每次把鹅放出去时,它们撒了欢地跑。有一只又矮又胖的总是落在最后,在后面边拐边叫。赶着鹅群在田埂上时很是悠闲自在。有时会跑得远,到离家较远的一个水库边,那儿遍布鹅们爱吃的嫩草。小雨纷纷时,四下无人,我穿着小雨披,鹅们待在身边啄草发出轻微的簌簌声,偶尔有一两声虫鸣,听到最响的就是自己心跳的声音。寂静空旷的地方就如广袤的天空一样能带给人心灵的休憩和洗涤。多年以后的我最喜欢在无事时仰望天空,感受平和、宁静。在儿时,我并不明白,却已会享受这种宁静。
3215570133944472421.jpg

  小时候在农村,很多人家养狗,养狗人家的大门边上都留有一个狗洞。我们家不养狗,但是我们家大门边也有个洞,比狗洞小很多,那是给我们家养的鸡留的,那时候,偶尔会有放电影的人去村里,晚上放电影给村民看。大家看的是津津有味,我那时太小,看不懂。吃了再酸的杏子还是直打瞌睡,我爸便送我回家睡觉。神奇的是,他把灯一关,门一反锁,我立刻睡意全无。眼前漆黑一片,黑暗中又幻化出无数忽明忽暗的亮点(小孩子害怕的东西多数都没有具体的形象)。慌乱地奔向门边,拉拉被反锁的门,又回床上躺一会,就想到了门边上的洞。想象的空间永远大过实际,那个空间刚刚够我的双耳服贴地跟着头一起穿过去,肩膀根本不够过。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时,我正趴在家里的土地上,头直直的伸出墙外,无奈地看着屋外隐隐约约的树影,出不去,回不来(耳朵贴着出去,回来就挡事了)。不知道趴了多久,才有个迟点去看电影的女人经过,听到我呼救声赶过来,看到我就乐了(我那模样从外面看是不是特像西游记里被困五行山下的孙大圣?)。她去叫了我爸妈回来,我的头固执地卡在那儿,我爸也拽不回来,又不敢硬拉。后来,我爸拿工具小心翼翼地撬掉了两块砖才解救了我。     
16660000_27312618.jpg   
    小说、电视剧里经常看到穿着公主裙,文静又漂亮的小女孩,会有长得像小王子一样好看的男孩子保护她。我是白天有阳光普照,晚上受月光洗礼;在尘土中茁壮成长的黑黑小女汉子,所以,只有专门负责揍我的厌蛋伢子。可惜离开那个村庄几年后,就忘了他的长相,只记得小名叫“小军子”。依我脾气,回去猛揍一顿才能解我心头之恨,长大后经常觉得自己很厉害,谁都打不过我。小时候就觉得我小舅舅最厉害,厌蛋伢子打我的时候,我就吹我舅舅他会武功有多厉害,回来非揍死你。可是,被打得也更厉害,那个男孩打起架来就像个泼妇。有次,我寻了一根老长的竹竿,耀武扬威地去。结果还是被揍得灰头土脸的回家,拿了竹竿又不敢下劲打,反而拐弯都拐不了,卡在那被一顿好打。
    那时候,家里极少有零食,小舅舅回村看我时才会有糖果吃。每次看到他蹬着脚踏车回来,不等他停下,我就龇牙咧嘴地迎上去。舅舅把背包里的糖果一股脑塞满我衣服口袋,那时的零食都真材实料,剥一颗奶糖放入口中能一直甜到心里。揣着满荷包的糖果去跟小伙伴们炫耀,然后空着口袋回家,家里人都叫我“大宝希”。大宝希没糖果的时候,会带领小伙伴们浩浩荡荡地去自家菜园里偷黄瓜吃,嘴馋的时候不敢去别人家菜园,自己家的还是敢去的。当然,被发现时还是少不了老爸一顿揍。我是家里最乖的小孩,怎么能经常挨揍呢。被老爸揍最多的是后来初上学堂,我就犯在2上了,我就不明白数字2怎么那么难写!一个圆弧就够了,它还要斜下来,最后还要横过去。写不来,老爸就急,急了就凶我,越凶我越犯傻;傻了又揍;揍了更傻。貌似我从小就显矛盾,某些时候看起来冰雪聪明,某些时候又傻得直冒咕噜泡。
1.jpg
         过去的农村都是烧大锅,虽说吃的较为简单,但是每到中午时分,也是米饭飘香。爸爸妈妈在地里忙农活时,经常会忘了时间。那时我经常坐在自家门口,闻着人家的米饭香,流着长长的哈喇子。终于熬到七岁那一年,我开始自己动手。我是从小坐在妈妈的膝盖上,看着她烧火、添柴长大的。淘米、加水,用稻草生火,何时加柴用大火、何时用小火,整个的流程都印在我的脑子里。所以,第一次煮大锅饭就很成功。饭煮好了,美滋滋地跑去地头喊爸妈回家吃饭,我妈以为自己听错了,肯定是喊他们回家烧饭。忘了妈妈回到家,看到一锅白米饭时是怎样高兴、感动又骄傲的表情,但记得她乘机教了我青菜怎么炒,咸菜怎么蒸。
        地里青黄不接的时候,白米饭里只蒸上一碗咸菜苔。那时,没被大鱼大肉、精米细粮养刁的嘴,咸菜就米饭吃起来也是喷喷香。有时实在嘴馋了,攥着从老爸那领来的两块钱,步行三四里地到武岗镇上买点猪肉。卖肉的老板看我一个小孩买菜,总是笑嘻嘻地挑最好的部位杀下来卖给我,正常一块多钱就够了。
pic_20071112030147_3d382642-725b-4df4-b28e-97e090ce3ac4.jpg
         那时候的农村,有很多很多的麻雀到处飞,我们家屋檐下每片瓦的凹槽内都是它们的窝。小桌子搬出去,架上椅子,椅子上架方凳子;最上面再架个小板凳,晃晃悠悠踩上去,伸长了手勉强够到。瓦片凹槽很小,我的手只够直着伸进去,没有弯曲的空间。一个个麻雀蛋就被咕噜噜地扒拉出来,吧嗒吧嗒砸我头上,又落在地上,碎了一头一地的,如我惋惜的心。一次下来也能收获几个完好的,不确定是否能吃,小心翼翼地洗干净放在饭锅里煮过。剥开来总是蛋白稀稀,凝固不了的状态,从而得出结论:麻雀蛋是不可以吃的,煮都煮不熟(一个流着口水的馋猫哪能等到蛋煮熟呢)。也幸亏这一结论才让门口的麻雀少遭毒手。
         小时候是有多淘气啊,逮到只刚会飞的小麻雀,随后就有只大号的麻雀寻来,看它在附近盘旋。便用线栓了小麻雀的腿,让它在那扑腾,大麻雀一直叫唤着,忽高忽低地扇动着翅膀,偶尔鼓足勇气冲到我面前,却没有办法救下它的孩子。我们就那样僵持了好久,它救不了小雀,我也抓不到它。最终,它无奈地看了小麻雀一眼,悲鸣着离开了。那时,不懂心软、不知同情。有人说:人之初,性本善。人在最初都是善良的,岁月的风尘蒙上人的心,一层又一层,让心变得硬冷、灰暗,不复最初的色彩。也有人说:人之初,性本恶。人的最初,如食物链中的动物一样凶残、兽性。而岁月如清泉,一遍又一遍清洗着心灵,让心逐渐变得洁净、透亮而柔软。这两种说法应该都存在,体现在不同的人身上,我是属于后者。小时的我,对待小动物极其残忍。爸妈农忙有时会带我一起去地里,我就在一边的田埂或空地里玩耍,夏天的田间地头,到处都是蹦达着的灰色小田鸡,而我最长做的事情就是一只只的抓来,要么掼在地上看它们四脚抽筋的样子,要么就剥了皮看它们在地上蠕动(或许是因为这个原因,长大后的我最害怕的是红赤赤、光溜溜的在地上蠕动的蚯蚓,连看一眼都不能)。
       家里刚抓的小鸡崽,一只只毛茸茸的,浅黄色的绒毛在阳光下泛着淡淡的光,妈妈担心我会把它们捏死,不让我碰。总是乘老妈不注意时,偷偷摸过去捧了在手心里玩。不记得是否弄死过自家的小鸡崽,只记得伙同村里的厌伢子一起,围住别人家一群小鸡,用土块砸扁了扔茅司里。后来那家人找到我妈,狠狠告了我一状,我就被狠狠地揍了。至于怎么赔偿的,就不记得了。
          家里养的小鸡崽有时会生病,要像对待生病的伢子一样打针、喂药,有时打针也不行,妈妈会用最后一招,把恹恹的小鸡扣进瓷缸或脸盆里,用筷子使劲巧。有时小鸡会很神奇的又有了精神,这是我最爱做的家务事,总是积极申请来敲。没有病鸡敲也没事,偷偷抓了好好的小鸡罩进瓷缸里,那样每次敲完,小鸡都是绕着圈,东倒西歪好一会才又恢复原样。
   34250-12040122504774.jpg                         
                   (待续)

评分

参与人数 3威望 +70 金钱 +70 贡献 +70 收起 理由
春华秋实 + 20 + 20 + 20
小辣椒 + 30 + 30 + 30
风从海上来 + 20 + 20 + 20 感人!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7-3-17 05:33:00 | 显示全部楼层
言犹未尽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6:17:21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那时候,城里人是穿白袜子,讲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6:50:54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会没有了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7:00:36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期待继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7:27:38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见槐树花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8:1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楼主是个有故事的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8:15:53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8:32:50 | 显示全部楼层
槐花是拍的吗?拍的漂亮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7-3-17 09:17:33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味道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方式|帮助中心|Archiver| 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GMT+8, 2019-5-27 12:15 , Processed in 0.03919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