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网--全椒人自己的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热搜: 网友联欢
查看: 230|回复: 1

[诗歌] 田胜林之子在圆父亲诗人的梦

[复制链接]
推动者32号(上)田蒙可:是哪一种遥远捕捉了你?
原创: 田蒙可  卧底手记  

田蒙可,1990年生,安徽全椒人,英国斯旺西大学创意写作硕士,现居南京。图为作者初中时与父亲的合影。

    编者按:编辑《南京我们的诗》时,诗人孙冬老师推荐了一名叫田蒙可的作者。还没读完,便打定主意头条发布。除了诗作,我们几乎对这位作者一无所知。于是网上搜索了一下,便看到发在《滁州日报》2014年7月31日的一篇散文《我的父亲田胜林》。文章主要写父亲因心脏病不幸去世的过程,以及“我”对父亲的情感与思想。其中有这样一句:“我渐渐了解到他曾经是一个诗人,号称‘要拿诺贝尔奖’的,却很快放弃了诗歌。”田蒙可当然没有这种“号称”,但千真万确的是,他拾起了父亲放弃的诗歌,走上了父亲曾经半途而废的路。

    这里发的三首诗,皆刊于《南京我们的诗》第20期。《旧相片》恰恰可与《我的父亲田胜林》对读。“是哪里,你从未抵达?”至少诗歌是父亲未曾抵达的一部分,而儿子尝试着要前往这一“捕捉”过父亲的“远方”。《生前——辛波斯卡故居》则是以戏仿的笔调直接致敬自己的影响源。辛波斯卡可以说是田蒙可的一根拐杖,一种精神资源、风格支撑,他借由它向那远方走去。《删改》与作者所受到的创意写作经验相关。对修改的重视、懂得将修改作为诗歌的一个必要环节,基于修改的耐心操作与技术训练,同样也大有助于作者向那远方行进。三首诗是我们理解田蒙可诗歌的三个重要维度,尽管并非全部。

旧相片

这不是留存在我记忆中的形象
不是那个威严,我敬爱又惧怕的人
他更年轻,这泛黄的线条所勾勒出的父亲
自得又茫然,和我一样不知所措地笑着
爸爸你的照片正自我的手掌溶解
我的家族分享了中国的故事
一代又一代的田野,我们的姓和命——
泥土的坚韧,泥土的平庸
群蜂总是升起属于它们的夏日
而庄稼默默生长,昏暮。
父亲啊,你眺望着,你紧盯着照片之外
庄稼之外,田野之外,闪闪红星的主席挂历之外
是哪一种遥远捕捉了你?
是哪里,你从未抵达?
是哪里,你永不会弃我而去?

生 前
——辛波斯卡故居

如果是你,也许会这么写:
干笑的小土人是克拉科夫的回忆,
断手是伯克利艺术系的馈赠。
镜子,木盒还有烟斗比较重要,
虽然在超市一共不过十兹罗提。
还有那两个娃娃,某一份
曾经确实存在的童稚的证明;
它们出生在能烤熟虔信的夏日,
但只有一颗暮冬的灵魂
还偶尔对着它们斑驳的漆面祈祷。
不,
你不会这样写,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你挤得满满当当的书柜里,
有多少覆上灰尘,
有几本属于那位二十三岁的羞涩女孩。
又有多少
经你的手,
安慰过这片深沉的黎明。
我不知道,这展示你藏品的相册,
怎么没有展示你的小小床第,
它是自布宁就跟随着你吗?
还是前一个房客遗下的战利品?
你有没有在这里做过一个怪梦,
他人用别的名字叫你——
也许是雅德薇加,也许是丹碧霞,
你读完了大学课程,没有参加任何社团,
对足球运动员的表白也成功了。
你们没有离婚,或许某天,
你也起过走进“作家之家”的念头,
但你在上个路口转弯了——那里是菜市场。
家务干完了你也会写一点小诗,虽然读者
只有和的丈夫,儿子和可爱的侄女。
这是值得的,梦中的你想,
我的快乐和遗憾一样多,就像一个
真正的诗人。
在最后一晚,世界成了你的另一个梦。
相册的最后一页是只猫,
是毕加索的真迹吗?
抱歉抽象派我只认识他。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在寂寞的猫的眼眶里,
我看见几片羽毛
自星星间跌落。

删 改

写一首诗,最重要的不是灵感,
它总会在不经意间进入你的迷梦;
也不是才华,不是多年积累的学识
最质朴的泥土底下也有诗意流动;
是删改,对诗的一次次精确手术。
把杂乱的枝叶减除
让结构得以呼吸、长为参天的树。
你的句尾是否有韵?
节奏是否优美?
意象是否准确?
诗节是否划分?
多余的比喻需要狠心删掉
冗长的句子需要精心修改
是细节完满,而非天才
但粗糙的长短句
才能得到缪斯的青睐。
我们的世界也一样 常被删改
虽然没人知道
这只挥舞着笔和涂改液的手
属于谁,又来自于何方。
它的肤色或白或黑,
苍老或是年轻。
上面或印着战争留下的伤疤
或布满被演讲稿磨砺的老茧。
这个世界也该是一首完美的诗
我们则像是一个个句子最后的
那颗满足的圆点。
有些消息不好,就把信纸撕碎
有些事情不该发生,就令它们没发生过
有些故事太过平庸,那么加一些无伤大雅的夸张
有些统计太过吓人,不妨改变几个小数点。
有些声音,聒噪、刺耳
像漆黑的乌鸦
丑恶,更是不详。
那就静音,就消灭它们;
和谐的乐章中
不允许杂音存在。
这只手辛勤劳作,不眠不休,
好让我们的世界永远不会偏移
正确的轨道;完美得
如同橱窗里的塑料模特
身材匀称,脸庞光滑
没有半点皱纹和曾为人的痕迹。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传承了其父母的聪明和才气,现代诗写得很有灵气又不乏深度和广度!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方式|帮助中心|Archiver| 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GMT+8, 2019-6-18 02:19 , Processed in 0.028172 second(s), 7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