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网--全椒人自己的门户网站

 找回密码
 注册

手机验证码便捷登录

搜索
热搜: 网友联欢
查看: 1421|回复: 7

[转载] 《我的中学时光》 江树人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8-13 07:03:19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稻子 于 2019-8-13 08:56 编辑

中学时光

作者:江树人

  全椒中学位于襄河之滨,是一所有着悠久历史的名校。她建于1902年。据说,全椒中学的建校历史在安徽省仅稍稍晚于桐城中学,所以有“一桐城,二全椒”之说。全椒中学大门门眉上的校名是郭沫若先生于六十年代亲笔题写,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的古城楼“奎光楼”为学校的标志性建筑,曾被作为学校的图书馆使用。十多年前由于教学质量优秀,全椒中学被定为省级示范中学(即过去的省重点中学)。2002年全椒中学举行了盛大的百年校庆活动。

  我是1956年进入全椒中学的,那时只有初中部。高中部是1958年建立的,我是全椒中学高中部第二届学生。

  1956年全椒中学初中一年级共招了四个班,总数大约270名学生。我所在的初一(1)班有67名同学,班主任是王家典老师。其他三个初一班的班主任分别是刘孝深老师、陈德权老师和程亲民老师。我的初中阶段全椒中学校长先后是邓传贤(老革命、时任县委委员、行政17级)、缪坚(兼职、时任全椒县委书记处书记)。我们班的任课老师先后有:王家典(语文)、冯启科(语文)、石介侯(代数)、蒲常贤(代数)、程亲民(几何)、冯德理(化学)、黄家恕(历史)、刘孝深(地理)、郑国亮(生物)、程长文(政治)、高仁惠(政治)、钱如珍(音乐、美术)、陈全(体育)等。我的高中阶段全椒中学没有校长,只有两位副校长韦传新、顾先达,前者主持工作。高中阶段曾教过我的老师有:狄邦杰(语文)、陈兴化(语文)、许思俊(代数)、黄永英(三角几何)、马鼎昌(代数)、李冬昕(代数)、凌培义(物理)、宗文(物理)、姚贻地(物理)、顾桂珍(化学)、刘鹤云(化学)、李敬仁(俄语)、沈拙(历史)、陈长文(政治)等。

  我在全椒中学就读的六年(1956-1962)是我们的国家和我的人生极不寻常的一段时期。这六年里我们的国家经历了反右派斗争、大跃进、大炼钢铁、人民公社化和三年困难时期等许多在今天看来不可思议的事情。对我个人而言,这六年经受了生活的艰难和磨练,经历了失去父母的痛苦。也是在这六年里经过艰苦奋斗我完成了学业,考取了大学,开始了命运的转折。

  现将中学阶段印象深刻的几件事回忆如下:

  勤工俭学:从初中起,根据上级的精神,学校开展了勤工俭学活动。我们班同学从事勤工俭学的项目有:纳鞋底、织毛衣、搞运输、捣喜鹊窝、打芦蒿、钓泥鳅等。当时纳一双鞋底可挣三角钱。虽然从鞋厂拿回来待加工的鞋底已预先用机器打好了针眼孔,但纳一双鞋底还是要耗费很多时间。织毛衣是女同学的任务。我曾参加过用板车往滁县送中药材、往南屏山上小高炉群一带送稻壳(全椒人称其为“砻糠”,作烧开水燃料使用)的勤工俭学活动,从城内拉一板车稻壳到南屏山上往返约10里路程,运费仅5角钱。组织小分队到农村捣喜鹊窝主要是为了卖柴禾,一个大喜鹊窝有近20斤重的干柴禾。因为喜鹊是吉祥鸟,为了防止农村人阻挠捣鸟窝,有时我们还打着“除四害捣鹊窝”的旗子到农民家的院子里捣人家树上的喜鹊窝。我们每个小组一个夜晚要捣毁许多喜鹊窝,收集几百斤柴禾,当年的无知,今天想起来是罪过啊!我们初中班的同学也曾分成几个小组钓泥鳅卖,钓泥鳅的工具很简单,自己制作。在一根长度约五、六十公分的细竹竿中部繫上长度约三、四十公分长的线绳,线绳的另一端拴牢一个约一公分长、两头已削尖的竹签,再将截成小段的蚯蚓穿在竹签外将竹签包裹住,如此即完成了钓泥鳅的准备工作。傍晚时将带有钓泥鳅饵料(蚯蚓)的竹竿插入水田中,第二天早晨去起钓,每次下五、六十根钓竿,幸运时可收获二、三十条泥鳅。打芦蒿的地点在离县城20多里远的荒草圩。芦蒿是一种野生植物,它的嫩茎呈绿色或红色,一股清香味。芦蒿炒香干或炒肉丝被家乡人视为美味菜肴。记得,有一次我们班多位赴荒草圩打芦蒿的同学当晚就住在秦德文同学家,因他家所在的村庄就在荒草圩边上。采摘回的芦蒿并不能立即烹饪食用,必须先用稻草覆盖住,并不断撒水保持稻草的一定湿度,直至芦蒿在合适的温度和湿度下长出几公分长可食用的嫩茎,这一过程大约需要几天时间。以上这些勤工俭学项目都是学校组织的集体劳动创收项目,收入全部归学校所有。在中学阶段为了维持学业和生活,我自己也从事过一些勤工俭学活动,如砍草、摸螺丝、砸钢珠、踩印刷机、搓石灰球、做小买卖等。这些活很辛苦,也很累。比如,砍草要起早步行到20多里路远的荒草圩,用镰刀砍下的青草水分多,需就地凉晒以减轻重量,然后再捆好用扁担挑回县城,回到家中已是傍晚时分。那时正是三年困难时期,忍着饥饿、挑着重担行走20多里路的艰难可想而知。在印刷厂当临时工踩印刷机的活也很不轻松。开始我们班还有另一位同学丁邦友与我一起被试用,两天后我一人被留用。当时的老式印刷机靠一只脚上下不停的踩动操作,很费劲。一天工作8小时可获八角钱的报酬,干一天,算一天。我的记忆中,最痛苦的活是搓石灰球。当时土法烧制水泥的原料是用生石灰配制的,入炉烧制前需人工用手将原料搓成如乒乓球大小一般的料球。这活虽不耗费体力,但对手的伤害非常大。尽管戴着布手套,但两、三天干下来手掌全被烧破了疼痛钻心。即使如此,一天也只能挣几角钱。

  除“四害”: 1958年2月14日,《人民日报》发表社论号召,通过群众运动的方式开展以除“四害”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以便消灭各种疾病和它们的根源,增进人民的健康。当时,在全国范围掀起了轰轰烈烈的除“四害”运动。那时的“四害”指的是苍蝇、蚊子、老鼠和麻雀。麻雀被定为“四害”之一并非是它传染疾病,它的罪名是吃粮食。在我们国家,既然是运动,就有任务布置。除“四害”也有任务,确定苍蝇与蚊子的数量任务可能不太容易,但老鼠与麻雀是按单位人数下达任务。老鼠和麻雀分别以上交的尾巴数和腿数计。为了捕捉麻雀,当时采用了各种办法,用鸟枪或弹弓打,夜晚在屋檐下掏麻雀窝,在稻草堆上用张口袋办法捕捉,还有些地方做法更离奇,白天所有的房屋顶上站着人,手拿脸盆或其它能敲击发出声响的东西惊吓麻雀,让麻雀没有落脚歇息之地,在不停地飞行中疲劳而死。当年,我们白天到厕所挖苍蝇蛹,晚上经常跟着老师到乡下捉麻雀,忙的不亦乐呼。

  大战荒草圩:荒草圩距县城20多里远,是一片有几万亩面积的圩区。这片圩区因地势低且靠近河岸,夏季常被洪水淹没,所以一直无人耕种,长期荒芜。圩区内长满了荒草,沟渠中鱼很多。解放后政府对荒草圩进行了开垦,最初在圩区内建了劳改农场,后来改为军垦农场,由南京军区经营。在部队接管荒草圩农场前,即1960年,全椒中学在荒草圩也曾分配到一片荒地,开荒后种上了胡萝卜。1960年冬,我曾参加了学校组织到荒草圩收获胡萝卜的劳动。在荒草圩我们住的是临时搭建的草棚,在草棚外垒了个大土灶用来做饭。面积不大的草棚里睡了几十个同学,半夜起来小解后再想睡回原位置得使劲挤两側的同学才能躺下。露天做饭,特别是做早饭非常不易。冬天野外刮着刺骨的西北风、天寒地冻,做饭的炊事员和帮橱的同学在这样的的天气下挨冻不说,在大风中烧火并把稀饭做熟十分艰难。我还记得早餐吃的是胡萝卜稀饭,早饭后大家到地里挖胡萝卜,然后装筐往回挑运。我用一副三角筐装了大约二、三十斤胡萝卜与大家一道往学校挑运。因早晨吃的是稀饭,干的又是挑运的体力活,走不出几里路,肚子感觉饿了,于是同学门不约而同的开始用自己挑运的胡萝卜充饥。那粘着泥土的胡萝卜只在衣服上蹭一蹭便入口了,饥饿之下哪还顾得上卫生!我估计这一路上每位同学的筐内都被吃掉了几斤胡萝卜。回到学校我们这群“挑夫”还享受了学校为犒劳大家而准备的浮萍稀饭,不限量。说到上面提到的浮萍,还有一个小故事。浮萍是在水面生长的一种植物,当地百姓用做猪饲料,“三年困难时期”被百姓当作代食品食用。1960年的一天学校组织大家收听一位副县长的报告。这位副县长在报告中说道:“浮萍的营养价值比大米高,大米一公斤只能产生1200大卡热量,而浮萍一公斤可产生1800大卡热量…….”。副县长这句话刚说完,同学中便有人低声骂道:“他妈的,胡说八道!你家为什么不吃浮萍?”

  抢种抢收:据全椒县誌记载,1959年冬至1960年春全县范围“非正常”死亡四万多人,死者绝大多数是农村人口,且以男性为多。大规模的死亡造成了农村劳动力的缺乏,为解决劳力不足的问题,当年午收我们中学生被派下乡帮助抢收。我与学校一批同学被安排到十字公社参加收割小麦。当地参加收割的主要是妇女劳动力。我记得,在田头休息时,还有农村妇女将藏在衣服口袋里炒熟的麦粒掏出让同学分享。当年小麦收成不错,在完成抢收任务后,我们又回到了课堂继续学习。当年的秋天,我们中学生又被派到陈浅公社参加抢种。陈浅乡是圩区,我们的任务主要是插秧。尽管当时生活困难,但同学门劳动热情很高,干活很卖力气,大家还展开了插秧比赛,我们班张茂霞同学还创造了一天插秧2.5亩的记录。在陈浅公社劳动期间,我们还参加了公社举行的一次大会。公社书记罗贵鹏在谈到一位姓蒋的大队书记因犯错误被停职检查一事时,他说了“党有党纪,国有国法”,当时听了这句话,觉得很新鲜,印象很深。此外,陈浅圩区池塘多、菱角多、鱼多也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在这一年里,我们还曾被派到界首参加过抗旱。

  “罢课”:我的高中阶段正逢我们国家“三年困难时期”,当时我们中学生每月粮食定量只有19斤,荤腥之类副食根本谈不上。高中阶段的学生正是身体发育需要营养的时期,区区19斤定粮如何能填饱肚子,更何况学校内部的不正之风又使真正吃到同学们肚字里的定量粮食大打折扣。当时同学们形容稀饭为“洪湖水,浪打浪,一吹三条浪,一吸九条沟。”同学们常常在一起抱怨学校没有让同学们吃够定量。1960年冬的一个晚上,我们宿舍的同学们又躺在床上开始发牢骚。不知谁说了句:“我们给县委书记陈宏恕写信反映!”此建议立即得到大家的响应,于是大家七嘴八舌议论开了,并由一位同学执笔写了“致全椒县委书记公开信”,打算第二天将公开信送到县委面交陈宏恕同志,要求派人来学校调查学校克扣同学定量一事。正当同学门在宿舍内谋划时,住在我们宿舍隔壁的一位教师在门外探听到了宿舍内的议论,并立即报告了校方。第二天一早,校方立即采取了措施,将“致全椒县委书记公开信”没收,并向四个高中班每个班派去一位党员教师做学生工作。同学们意识到了校方各个击破的意图,当即提出三点要求:归还公开信;将四个班同学集中到一起;请县委派人听取学生意见。在同学门的强烈要求下,校方只得同意。大约上午九点多钟,同学们被集中到一起,教育局派了教研室主任李文彬同志来校听取同学门的意见。我记得,第一个站起来发言的是高一年级的方沛科同学。他很激动的说道“总务主任的儿子是我们大家同学的儿子!”。他的话刚一出口,立即被李文彬主任打断。“同学,有意见可以提,但不能这么说话”李主任劝说道。方沛科同学反驳道:“大家知道,只有老子养活儿子;总务主任的儿子没有县城户口,在学校吃大家同学的口粮,岂不是大家同学的儿子?”这句话引起哄堂大笑。随后同学们你一言我一语提了很多意见,对话一直延续到中午才结束,整个高中部一上午没有上课,但同学门的情绪总算暂时平息下去了。第二天在县城内传出了全椒中学学生“罢课”一说。我不知道这能否算“罢课”,但至少学生们的举动收到了立竿见影的效果,就在所谓“罢课”的第二天中午,学校提供的午餐是米饭和咸小鱼,这在当时可算得上是很大的伙食改善!

  父母去世:1957年我母亲因反右派运动中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受到开除公职处分。不仅家庭成员精神上受到打击,家庭生活也因母亲没有了收入而陷入困境。父母亲原来身体状况就不太好,再加上“三年困难时期”缺乏最基本的食物和营养保障,父母亲都患了当时普遍流行的浮肿病而卧床不起。1962年6月25日下午母亲在贫病交加中病逝于家中,母亲的去世对卧病在床的父亲打击很大,17天后,即1962年7月12日父亲也离我们而去。家中只留下我们兄妹三人,完全没有了固定收入,教育局只给了400元的抚恤金。我当时18岁,大妹妹15岁,小妹妹6岁。我正在读高三,且正处于参加高考前夕,当时的困境是难以想象的,我甚至曾想过放弃参加高考。

  “金榜题名”:在父母于短短17天内相继去世后不到20天,我随同学们一起到滁县参加了1962年的高考。考场设在滁州中学,我当年报考的是理工科,考试科目是语文、政治、外语、数学、物理、化学,六门课程考了三天。高考结束后我并没有象其他同学焦急等待高考录取消息的心情。八月下旬一天,邮递员手拿一个厚厚的信封走进了江家大院。他送来的是国家重点大学--北京农业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不知为什么,拿到录取通知书那一刻,我并未显得特别的激动。后来得知,当年全椒中学考取国家重点大学的一共只有三位同学。除我之外,另两位分别是石秀龙同学和刘继武同学,前者考入合肥工业大学,后者被华东师范大学录取。我是解放后由全椒中学直接考到北京高校读书的第一人。感谢父母在天之灵的保佑!在我接到录取通知书几天后,县委甄别平反办公室通知,我母亲被错划右派的问题已平反。一位名叫周存疑的同志还代表教育局给我送来20元钱,以奖励我考取国家重点大学,也算是对平反家属的慰问。

  进入北京农业大学就读是我人生命运的一大转折。
forum(19).jpg
forum(18).jpg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07:04:01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摘自《全椒人论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9-8-13 07:06:31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江树人
江树人,1944年生于安徽。1967年毕业于北京农业大学土化系农药专业,教授,博士生导师,原中国农业大学校长,享受政府特殊津贴。近年江树人教授完成了多项研究课题。荣获国家级教学成果一等奖一项,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农业部科技进步奖多项,并发表学术论文120多篇,著作多部。现任北京吉利大学校长和董事会董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3 08: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分享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4 09:56:49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椒邑名人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8-16 11: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椒人的骄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5 13:23:13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江校长分享!!!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9-11-6 15:50:01 :来自手机客户端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麦子锅锅转发分享!那也是麦子锅锅的母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关于我们|小黑屋|手机版|联系方式|帮助中心|Archiver| 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GMT+8, 2019-12-7 17:58 , Processed in 0.037703 second(s), 11 queries , Memcach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