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网——全椒网络媒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06|回复: 12

[小说] 铜井

[复制链接]

3

主题

9

帖子

55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55
发表于 6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新手 于 2020-2-13 12:26 编辑


      铜井象一张巨大的嘴或一只巨大的眼睛嵌在虎山西南的延坡上。对于铜井到底象什么我父亲同四奶奶发生过激烈的争论。我父亲说是象嘴,因为吃不饱老是张着。四奶奶说象眼睛,望眼欲穿的那种。我父亲说眼睛都是成双成对的呀,这怎么只有一只呢。四奶奶说另一只眼睛在很远很远山的那一边呢。我父亲说那它怎么一直睁着,它不困吗?四奶奶说它在等人呀,等人的眼睛就是一直睁着的呀。我父亲说眼睛里哪有这么多的水呀?四奶奶说那是眼泪,伤心的人眼泪多,铜井伤心着呢。我父亲说不过四奶奶,只好鼓着嘴呆在一旁生闷气。
      四奶奶和我的父亲被村民们从深山的破庙里接回东街后,在当地愈传愈神的“尼姑送子”的谣传不攻自破。村民们帮助在杨字油坊的废墟上搭建了间小石屋,算是给他们安上了家,在这间充满着爱与恨情与仇的小石屋里,四奶奶和我的父亲两人相依为命,他们时常谈论杨字油坊,谈论二胡冲杨村,谈论铜井,苦中寻乐,乐中忆苦。
      麒麟,你不是一直想知道铜井是怎么来的吗?是呀,娘,是怎么来的呢?我父亲睁大了眼睛兴趣盎然。是朱皇帝带人挖的。四奶奶不紧不慢地说。朱皇帝是谁?朱皇帝是哪个村的?他为什么要挖铜井?我父亲是个急性子,一个问题接着一个问题追着问,他想知道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朱皇帝不是我们这里的人,但离这儿也不远。        四奶奶说,那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他从小也跟我们现在一样苦着呢,要过饭,放过牛,还当过和尚,后来呀,农民们过得实在是太苦了,他就领人起兵造反了,为了筹集军饷和打造兵器,他就带人来我们虎山挖矿,我们这儿可是聚宝盆呢,有金有银还有铜,源源不断,“铜井流金”越传越远,铜井便远近出了名喽。哦,哦,我父亲双手托着腮若有所思,铜井仿佛是一只巨大的龙嘴,正在向外吐着金光闪闪的金子银子,还有金光闪闪的大刀和长矛。
      这人怕出名猪怕壮呢!朱皇帝挖也就挖了,他毕竟是咱中国人呀,可小日本知道了也要来挖,这是要喝我们的血呀,麒麟,我们能让小日本挖吗?四奶奶面色凝重,两眼直视着我父亲。
      不能!绝不能!
      我父亲的小手紧紧地攥成拳头,象两只擂战鼓的槌子,在四奶奶的眼前使劲地挥了下,又挥了下。四奶奶微微点了点头,脸上显现出难得一见的无比骄傲的神情。
铜井把沧桑留在了过去,却把神奇交给了现在以及将来,以至于我父亲对铜井既充满了情感复杂的无上敬仰,又充满了各种不切实际的殷切向往。铜井里的水终年不涸。一年干旱,村民们抽水灌地,白天抽晚上涨,从未见潭水减少。有时,铜井内会涌起无数个莲花状的水泡,咕噜咕噜地响,似低低的哭,又似傻傻的笑。铜井里的水色一天三变,早晨时为暗红色,从中间向四周波散,到中午时分整个水面就会变得碧绿透亮,清澈见底,而暮色笼罩时,水色开始收拢积聚变得浑黄悠暗,显得格外深沉和清幽。更奇的是在雨天,铜井中的红、黄、绿三色并现,中心微红,里层碧绿,外围橙黄,一圈环一圈,层层包围,象朵盛开的睡莲。
夏季的午时,一潭碧水就点亮了小伙伴们的眼睛,个个心里就象爬进了成百上千只蝼蚁,痒痒的难受。但大人们黑着脸,咬牙切齿的训诫掷地有声,谁敢到铜井里洗澡打断你的狗腿!我父亲和水来偏不听,经常背着大人偷偷跑到铜井里洗澡。我父亲有一个从未向人透露的秘密,那就是期望幸运地捞到金子,或者银子,给四奶奶过上好日子。有一次竟然将一个头颅当作瓦罐给捞了上来,吓得哇哇大叫。四奶奶知道了后,揪着我父亲的耳朵,把他绑在村口那棵老榆树上使劲地打。我父亲始终昂着头          一声不吭,四奶奶打着打着自已却哭了:
       麒麟,你倒是哭呀!你向娘求饶呀!
       我父亲咬着牙依然一声不吭。
       你这个犟种!跟你大大(音dada,当地方言称呼,意为“父亲”)一个样!
       竹杆打断了好几节,但我父亲的腿始终没断。
       解放后,我父亲捞上来的那颗头颅引起了县委县政府的高度重视,他们组织人员对铜井进行了一次深入的发掘和研究,最终考证这颗头颅正是他们寻找多年的烈士田长耕也就是我爷爷的遗骸。(未完待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3

主题

48

帖子

181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81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有点味道!我们期待着下入篇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5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开头有朱皇帝,有小日本,还有爷爷的头颅,看来后面的故事会一个接着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

帖子

55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55
 楼主| 发表于 4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我的故乡皖东椒陵县大马厂乡属丘陵地貌,这里的山一排排一座座山连山山叠山,四奶奶说就象老母猪的奶子。水和路是两条一白一黑相恋的蛇,缠缠绕绕游走在各个山头之间。有了水和路,人就渐渐活泛起来,村寨便在山间若隐若现。西边有一个奶子叫龙山,东边有一个奶子叫虎山,大马厂街高高低低错错落落象一堆堆大大小小的石头散落在两山之间,清一色的石头墙石头房,清一色的石板桥石板路。马厂河曲曲折折从街道中间流过将大马厂街一分为二,龙山脚下的是余村,唤作西街,虎山脚下的是二胡冲杨村,唤作东街。马厂河一年四季流水不断,或宽或窄或缓或急,来到弯急坡陡的地方跳出几朵水花,象位赶着牛车的老者晃晃悠悠走走停停,吱吱呀呀一路向南。
山里的水都是相通的,四奶奶说,就象人身子里的血,马厂河的水连着铜井呢,民国28年铜井那一战,整个马厂河通红通红,象给山围上了一个红围脖。那流的不是水,是血!是你大大的血呀!麒麟,你知道吗?
我父亲似懂非懂,目光迷离。
大马厂乡绝大部分的土地掌握在两个大地主的手中。一个姓余住西街,经营一家茶庄;一个姓杨住东街,经营一家油坊。一山不容二虎,一街不容二富。余杨两家明里争暗里斗较劲了数十年,却也没能分出胜负。直到民国初年,余家生了两个儿子,而杨家却只生丫头,不生儿子,杨家老太太一口气生了四个丫头片子后,再也生不动了,胜利的天平似乎倾斜向余家,因为村谚说:有儿穷不了,无儿富不长。余家的两个儿子一个叫大扬,一个叫大占。杨家的四个丫头分别叫做一朵、二朵、三朵、四朵。
四朵就是四奶奶,我父亲的亲娘,我的亲奶奶。
虎山脚下最初只有三家住户,两家姓胡,一家姓杨,取村名二胡冲杨。这里土地肥沃气候适宜,因有铜井的滋润,山上山下山前山后的庄稼脚赶脚比着憋着劲地疯长,特别是油菜和山茶,年年丰产,村子住户就越聚越多,最终聚成了东街。我家便是二胡冲杨最初的三户之一的杨家,我家先人把自己的勤劳和聪慧变成了实实在在的杨字油坊,并把它发扬广大从而成功地在大马厂街立足,与余家分庭抗礼。大马厂街上的余家和杨家就象他们各自身后的龙山和虎山一样,千百年来互相傲立怒视,谁也不会屈从对方。
杨字油坊是我家的招牌,是二胡冲杨的招牌,也是大马厂的招牌,这招牌就象它压榨出来的香油一样香飘千里,我家压榨出来的香油曾经送到宫里慈禧老佛爷都说好呢,四奶奶无不自豪地逢人便说。这里山多,山多旱地就多,漫山遍野种着油菜、花生和芝麻这些油料作物,客观上助长了杨字油坊的辉煌。我家的油坊从道光年间一直开到今天已逾百年,传到我太爷手里有作坊、仓库、面铺、住房一百多间,外加上榨油、换兑、卖油、记帐、打杂等各类伙计20多人。
确切地讲,我太爷年轻的时候也曾是位踌躇满志风流倜傥的有为青年,他不仅继承了杨家充足的财富,也继承了杨家勤勉的祖训和高超的榨油技艺。但传统的重男轻女思想根深蒂固,只生丫头不生儿子的客观现实彻底摧毁了他的精神世界,也彻底打消了他干事创业的劲头。在老太爷老太太失望地相继去世后,他将吃喝嫖赌抽五大爱好发挥得淋漓尽致无所不能,成了一把扶不上墙的烂泥。十几年下来,伙计跑的跑,溜的溜,家业被糟蹋得一塌糊涂,油坊几乎关张,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幸亏祖上殷实变卖抵押了大部分土地后,杨字油坊得以苟延残喘勉强维系。
相比之下余家却蒸蒸日上红红火火。余家两个儿子一文一武,大扬喜舞文弄墨,大占好使枪弄棒,在捐了数目不菲的军费后,双双投靠了国民党的白司令,并认白司令作干爹,白司令将大扬留在身边当秘书,给了大占几十杆枪让他回大马厂乡当保安团团长,成了白司令的马前足。有了干爹和枪,余家的土地和财富越积越多,根本不再将我家放在眼里,余大占耀武扬威不可一世,也学起了他的干爹自称司令,一年娶一房,年纪轻轻的就娶了三房太太。
此时的余大占,看天嫌天低,走路嫌路窄,恨不能一个筋斗翻坐在云头上,良心丧尽,坏事做绝。他成天拉我的太爷和一帮乡绅到他家的茶庄喝酒、赌钱,轻轻松松地就赢了我太爷的许多大洋和土地,而我的太爷醉生梦死乐此不疲。之后胃口越来越大的余大占又贪婪地打起了四奶奶杨四朵的主意。这时候,我太爷早已力不从心,而一朵二朵三朵已经出嫁,四朵临危受命,勇敢地挑起了杨家的重担。余大占的算盘拔拉得叭叭响,他想一箭双雕,既抱得美人归,让四朵做他的四姨太,又因此堂而皇之吞并杨家。但他深知杨家四小姐是匹难驯的烈马,相比较之前随心所欲明目张胆地设局大把大把赢我太爷的大洋和大块大块侵占杨家的土地,余大占在追四奶奶这件事上颇费心思,可以说是表现得相当绅士和极其耐心。(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

主题

5

帖子

29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29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余杨两家卯上了劲,有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9

帖子

30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0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余大占的算盘拔拉得叭叭响,他想一箭双雕,既抱得美人归,让四朵做他的四姨太,又因此堂而皇之吞并杨家。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5

主题

24

帖子

83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3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田长耕也就是我爷爷——那余大占没有得到四朵?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9

帖子

55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55
 楼主| 发表于 3 天前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公元一九三八年一个十分无聊的夏日午后,蝉躲在树荫里扯着嗓子喊:知了!知了!却无人理会,越发显得无聊和慵懒。在不远的南京城几个月前刚刚经历了日本鬼子残无人道的洗掠,把一个国家的首都硬生生变成了人间地狱,日本鬼子的暴行好象被这里的大山挡在了外面,大马厂乡如往常一样屁事也没有,异常的平静。四奶奶无精打采逃也似的打开了后院的门。那时她还只不过是一个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准确地说是十七岁零三个月,因为人们喜欢用虚年记岁。四奶奶无精打采是因为她再也不想看到媒婆那副桃核一样的脸,满脸都是笑窝,满脸又都是陷阱。这已是她第三次登门为余司令来提亲了,一想到这,四奶奶就象憋着一口脏痰,想吐。
这个死婆子。四奶奶心里诅咒着,手就不听了使唤,一会儿挠头,一会儿抓腮,张口连天哈欠连地,象她父亲我太爷大烟瘾来时的模样。我太爷大声地咳嗽一声,朝四奶奶狠狠地挤目弄眼。我太婆也朝她咬起了下嘴唇。这也是一种示狠恐吓的动作。若干年后,四奶奶也熟练地掌握了这种咬下嘴唇的动作,她也时常冲我父亲咬下嘴唇,也冲我咬过下嘴唇,但不全是示狠和恐吓,也有疼爱和怜惜,我能清清楚楚地分辨出来。四奶奶噘起嘴,晃了晃身体,强打精神作俯耳倾听状。呱呱,呱呱呱,四奶奶就看到一只灰褐色的大蟾蜍张着嘴巴求偶般胡乱地叫得欢。这使她一下子联想到了后院里那漂着一层五颜六色油花的池子,以及池子里她和五谷亲手种下的那片睡莲,昨天才露一个小尖,今天开了吗?她心中的好奇亦如那小荷一般速速钻出水面,于是她倔强地站起了身。
我太爷翻着眼,咬着牙,一字一蹦:给我坐好了!又作啥怪?早已忍耐不住的我太婆也一旁帮腔:站要有站相,坐要有坐相!十八九岁的大姑娘了。我哪里有十八九岁?人家才十七岁呢!我解手去。四奶奶愤愤地甩下一句跺着脚坚定地离开堂屋。媒婆连忙站起来冲着四奶奶的后脑勺讨好地说:四小姐请便,四小姐请便。我太爷冲着外太婆一瞪眼:都是你惯的!我太婆嘟囔着嘴百口莫辩所以也就不辩,她从鼻孔里挤出一个“哼”字甩头把脸磨向侧方,两人乘机将各自的尴尬扔给对方。
四奶奶打开后院的门,惊奇地发现一只金黄色的小狗口中衔着一朵含苞待放的莲花正深情地看着她。四目相对,四奶奶母性的荷尔蒙迅速涌向全身,象清晨睡莲叶子上露珠般晶莹剔透,象夜晚天幕中点点繁星般清澈明亮。
麒麟,我的小麒麟!
四奶奶激动万分,呼吸和脚下的步子一样凌乱不堪,她踉跄着一把将小狗连同那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一起搂在怀中,噔噔噔一路小跑躲到了堆放油饼的二楼仓库里。麒麟用它那粉红色的舌头舔舐着四奶奶嫩藕一般的手臂,一遍一遍又一遍,那朵含苞待放的莲花也兴奋异常,开怀大笑。
那小狗就是你!四奶奶无比坚定地说对我父亲说。在以后的岁月里,四奶奶曾无数次回想起初遇麒麟也就是那只小狗时的那个情境。那条金黄色的小狗从何而来为何而来为何口中衔朵莲花皆无从考证,但我始终认为那是我们家的伙计五谷的杰作。两年后,当我的父亲在一间破败的小庙里呱呱坠地的时候,看着我父亲一头金黄色的胎毛,四奶奶披头散发手舞足蹈,她哭着笑着,麒麟,我的小麒麟又回来了!众人看看我父亲,又看看四奶奶,苦笑地摇了摇头。他们如何也无法想象四奶奶怎么会把一个奇丑无比瘦弱不堪的一坨红肉肉叫作麒麟?如果叫作小猫崽子,或是叫作小猴子,那怕是叫作小老鼠那也罢了。
这个可怜的女人!
但麒麟还是作为我父亲的乳名被引用下来,一直叫到今天。(未完待续)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

帖子

32

积分

新手上路

Rank: 1

积分
32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麒麟是父亲的名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2

主题

23

帖子

82

积分

注册会员

Rank: 2

积分
82
发表于 3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写的蛮香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全椒网

GMT+8, 2020-2-18 14:47 , Processed in 0.093404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