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椒网络媒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4633|回复: 11

[骑行天下] 骑行随笔

[复制链接]

7

主题

38

帖子

193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193
发表于 2020-2-14 14:19: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风从海上来 于 2020-2-17 08:07 编辑



随笔一


感路清流关



对“关”的感知,还是通过“秦时明月汉时关”的诗句。知道滁州有个清流关是2013年之秋,当时因慕其名,便随椒陵几位骑行过关的大侠准备“入关”。无奈在滁城突遇大雨,只得悻悻然调转车头打道回府,之后多次在此关外不远处骑行,却难以如愿。

    今冬在全椒境内探路骑行,收获颇丰。近日,我开始将目光移至周边县市新风景。听滁城骑友说,花山那边正修建一条通向清流关的大路,便怦然心动,决定周末为探路骑行清流关。
既然探路,就临时抱佛脚找度娘打听一下清流关的相关近况。看到的多是感叹古关隘的凄凉和古驿道的破损,联想到深冬更显山景荒凉,我不由得心生愁意。但骑行永远在路上,探路又总令人乐此不疲。三九的最后一天(2015117日),一反平常似春暖,当然需提防汗后的感冒。天奇单车“十三太保”按计划从文昌桥出发,经“村村通”路,过石沛,上花石公路,到达滁州花山。按谷歌图指引,果然找到了通往清流关的花山路。只可惜不到6公里的宽敞柏油路,我们还没骑过瘾,就遇到了一段泥土路。这条直达清流关的路,就在初具雏形的清丰路与花山路的交汇处。一路匆匆,我们很快就到了清流关下。远远望去,清流关门楼位于三峰交口,地势险要,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势。难怪这里曾经是古代兵家必争之地,且有“九省通衢”之誉,它让我对“关”有了新的认识。过了关门,就踏上了真正的古驿道。这条宽约2.5米的古石道上,车辙至今仍清晰可见,有的深达15厘米。千百年来,有多少独轮车从此经过,当年这里是何等繁华!
清流关现存的古驿道分为三段。第一段为门楼到村后古树,石板路穿村而过,估计这里曾经是辉煌一时的古驿站。青条石还算完整,但断断续续,车辙被脏污的东西遮盖了。第二段为古树至古关隘口,这段路保存最为完好,青条石连贯至远,左右各有一道比较深的车辙。巧合的是,我们推着现代山地车“重蹈覆辙”绰绰有余。也许当时人流、车流汇集,分上下道而行。据史载,古道旁曾立有“贱避贵、幼避长、轻避重、缓避急”的路碑,类似现代的交通警示标志,只是这里早已人迹罕至而无需提示。第三段是古关隘口往北下山的路,长约100米,路上的青石板残缺不全,破坏比较严重,基本看不到车辙了。
史上还记载,古驿道自南唐开凿修建,经清流关的一段为7.5公里长,有“上七下八”之称。可现存不到两公里长的古驿道,平日骑行最多需一刻钟,而此次我推车步行足足用了一个小时。这回,“哥推的不是车是历史,行的不是路而是感悟。”缓步走在前人用脚磨光的青石板上,仿佛置身于车水马龙之间。一步就是一段历史,石辙就是岁月之痕,让人不由得感叹岁月沧桑、人生无常。看关内清清溪流,联想到古代有名的“清流四景”(古迹春晓、清泉古井、中秋望月、清流瑞雪),此时更显凄凉,真是“好景不长在”啊!心想,如果春天来此看青山绿水,肯定心情好多了。伫立于深邃幽暗的关洞,看着残留的“清流四石”(上马石、点兵石、磨刀石、试剑石),眼前恍惚就是千军万马激烈厮杀的古战场,我又感叹起美好时光的来之不易。而丢弃于地的“根”字古石碑,告诉我们科技在进步、时代在发展,往日的辉煌终将成为记忆,但中华民族的根和魂不能丢,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还要代代传承。这不正是时下国人都乐于践行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根源吗?由此我想,政府有关部门眉睫之事就是,尽快出手保护好清流关古文物,那样,待清丰路修好后,游客定会纷至沓来。
骑行的过程无外乎赶路、敢路和感路,如同人生之生命、生存和生活。赶路只需足够的体能和良好的心理便可骑得更快、更远;敢路就是敢于探新路、骑险路,要有一定的勇气和经验;感路则是从骑行中感悟人生,要用心感受旅程,也是骑行的精髓和更高境界。此次骑行清流关,我不仅与大多游客一样,看到了古关隘的凄凉和古驿道的破损,还更多地从中有所领悟。

640.webp.jpg

180821滁州日报_副本.jpg



本篇刊登在全椒县文联《笔峰》总第08期和2018年8月21日的《滁州日报》。


随笔二


心灵之约



自古都是先有河流,后架桥梁。远的不说,近年来国内桥梁建设可谓登峰造极,新纪录频频出现。远方的桥,它们的美观、作用和故事,我不想多说,因为家乡的桥更让我魂牵梦绕。

我的老家就在滁河北岸的水乡。祖辈以耕作为生,虽然曾经遭受河水泛滥之灾,但更多地感受到滁河能排涝、灌溉带来的恩赐。即使一河之隔,因为过河只能借助于小船,河两岸居民的语言和风俗习惯也明显不同,当地人习惯称对岸的和县石杨镇人为“河南人”。我至今清楚地记得,小时候为了省下珍贵的一分钱,与小伙伴们经常赤脚坐私人小船到对面的石杨镇,有时脚被碎玻璃刺得鲜血直流,也毫不顾及,仍觉得快乐无比。在物资匮乏的年代,在宽阔的河面上架座桥成了两岸人民的共同梦想。
小时候,听大人们常说起抗日战争时期的1942年,时任中共全椒县委书记的王枫为了开辟新交通线,经常往来于滁河两岸。有一次在日伪军的追击下,他借用老乡的木盆强渡滁河,不慎落水而英勇牺牲,最后长眠于南屏山上。烈士的鲜血抛洒于滁河水,永远流淌在人们心中。如果当时有座桥,也许全椒人民的抗战历史会重新书写。逢清明节上南屏山祭扫王枫烈士墓,我就想到了滁河,想到了河上何时有座桥。
2001年,期盼已久的滁河官渡大桥正式建成通车,一桥横架南北,从此天堑变通途,圆了滁河两岸人民的夙愿,也告慰了烈士的在天之灵。我2013年开始爱上单车运动,骑行首秀的第一站便是香泉湖,不仅仅是想从家乡骑向远方,更因为我与官渡大桥有个“心灵之约”。当我骑行在雄伟的官渡大桥上,看着小时候赤脚乘渡船的地方,我悲喜交加。我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让我一朝圆梦!
随着单车的轮迹越走越远,几乎赏遍椒陵美景,但我最想看的还是滁河两岸的风景,因为这里是我永远的根,有我诉不尽的乡愁。2013年的重阳节,我特意组队首次沿着滁河北岸大堤从官渡往古河方向探路。河堤都是简易土石路,别说下雨天寸步难行,即使天晴骑车也非常之难。厚厚的一层石子,路面非常滑,一路爆胎几次,还有人摔车受伤。这个对我们还不算多难,更艰难的是从卜集到古河段滁河大堤,有三道宽大的缺口,仿佛难以逾越的鸿沟。我们不得不绕道乡村小路,为此好几次都迷了路,有的路段还不得不扛车艰难穿过,可谓吃尽了苦头。我们期盼着早日建桥,一路畅通。
感谢政府出于防汛需要,并借机打造国内最时尚的全椒“水漫城”,近几年斥巨资重新修建了滁河北岸大堤。荒草圩至古河段滁河大堤于去年全部建成了柏油路,骑行人又开始穿梭在风景秀美的绿色大堤上,看百舸争流,听群鸟齐鸣,心情怎能不舒畅?
近日,听说以前闻之色变的几处支流缺口全部建桥修闸,于是2018年9月8日,秋高气爽,我们利用周末再次组队,浩浩荡荡沿着滁河大堤骑向古河。一路谈笑间,轻车已过卜集老街。以前的三处支流口,有两处被填平后安装了道闸,另一处跨度最大的新建了大桥。从今往后,荒草圩至古河段滁河大堤近50公里便是一马平川、畅通无阻,一路水乡风景尽收眼底。与全椒县政府正全力打造并已基本成型的“文慢城”(环襄河景观带)、“山慢城”(美好乡村建设一环线)相呼应,成为椒陵又一条绝佳的旅游路线。
滁河大桥和大堤的历史变迁,一端是旧时代苦难的缩影,一端是新时代的圆梦之作。我在想,政府架起的不仅仅是看得见的钢筋混凝土大桥,更是深入人心的“心灵之桥”!

640.jpg



本篇刊登在全椒县文联《笔峰》总第10期。

随笔三


“儒林之花”香醉人




先人折桂赠花栽,
后辈精心垒护台。
千古沧桑常翠绿,
香飘万里引亲来。

这是我2018年10月13日骑行马厂镇铜井村老冯村民组观赏古桂花时即兴赋诗一首《七绝·神桂飘香》。这可不是一般的桂花树,树龄有130多年,树高七米左右,冠幅八米有余,外形如一个硕大的馒头,树干一米以下没在花坛土堆中,出土分五枝主干,每干直径均有二十公分左右。此株为金桂,每到花季,满树浓绿的革质叶间,镶满金黄色花序,浓郁花香,十里皆醉。每逢润月年份,桂树还会花开二度,可称“椒陵一奇”。虽然这里距离全椒县城不足30公里,但由于身居群山之中,难免“深藏闺中人不知”,我与它因骑行结缘,具体还要追溯到四年前。
自从2013年爱上时尚的单车运动,就琢磨着结合在县内开辟新骑行路线、游览椒陵更多美景的同时能做点公益事情。在县林业局和几位铁哥们的支持下,于2014年5月自发组成了“遍访椒陵古树行”爱心骑行小分队。经过一个半月的艰辛寻找,轮迹几乎遍布全椒的东南西北,对登记在册的35株名木古树逐一探访,不仅做到了“一个不能少”,还提供了几株疑似古树的线索。在探访古树活动中,除了为千百年古树的顽强生命力所折服,更为保护古树所涌现的可歌可泣故事而感叹。其中,老冯桂花为全椒唯一的古桂花树,它的故事就像芳香的桂花让人痴迷。
老冯村民组周围青山环抱,溪水潺潺,环境极为幽雅,古桂花树就在村民冯其顺家的院内。冯家院落不大,桂树位于院南角。据其介绍,这是他曾祖父冯德荣在同治、光绪年间考中秀才时,县衙所赠的四株桂花苗,取“贺中榜、再折桂”之意。古时,科举考试恰逢秋季桂花开,秀才是科举制度中的一级阶梯,时人赠桂是对秀才的良好祝愿,故有“儒林之花”之美誉。
四株苗栽植后仅存活一株保留至今,因该树的弥足珍贵和特殊意义,冯家一直将其作为祖辈留下的宝贵遗产精心管理、倍加爱护。1954年冬季特别冷,部分树冠枝干被冻死,冯其顺便在距地一米处锯去死枝,并砌了个直径两米五、高有一米多的大池,堆土将树根覆盖,形成现在高高的花坛,开春后桂花老桩上又发出新芽,而且越长越兴旺,逐步又形成了茂密的树冠。1990年起不断有人出高价购买此树,特别是前几年居然有人出高价18万元,冯其顺却一直不为所动,以“绝不卖老祖宗的东西”回绝。每逢金桂花开,冯家每年适时采摘,融于山茶,有访客至即奉上一杯浓香的桂花茶。
2014年6月,骑行爱心小分队慕名登门拜访了老冯古树和保护神冯老夫妇。之前他们经常接待买古树的人,这回听说是来保护的,非常热情地用百年桂花茶招待我们,还向我们讲述保护古树的有趣故事和桂花的诸多妙用,临别还邀请我们有空来喝特酿桂花酒,待我们如同亲人,在人心浮躁、信任度不高的今天,能结下如此古树亲情确是难能可贵。
时隔一个月后,骑行爱心小分队为了感谢古树保护人的公益之心和默默奉献,特意带上慰问品再访老冯桂花。冯老夫妇很是感动,盛邀我们留下作客,品尝桂花酒,被我们婉言拒绝。像这样的好人不应该被社会忘记,不然哪来的古树常青,我们还与老夫妇相约等到桂花香时再来一睹其满树金色之风采。
从此后,这块四季常青的绿色“馒头”始终萦绕在我的脑海中,更惦记着何时能闻到神桂之香。虽然后来也两次骑行路过探望,却始终未能如愿。
2018年国庆节再启探访古树活动,恰逢满城桂花香飘时,便急忙带队来到老冯。刚进村口,就闻到了阵阵桂花香,循香来到古桂花树前,印象中的绿色“馒头”换成了金黄色,让人十分惊喜!可冯老夫妇不在家,村民告知在村西头的菜园地劳作,我便骑车前往。谁知二老见我后的第一句话就是“你们怎么到现在才来?”,仿佛一直在等待着我们来闻桂花香、喝桂花酒,顿时内疚、自责的同时眼泪也忍不住潸然而下,这是多么淳朴的乡情、多么深厚的亲情,怎不令人感动。
桂花树好像比四年前更高大、更健壮,可老夫妇却更显老了。他们还是一如既往地热情好客,连忙拿出自己种的、煮熟晒干的板栗招待我们。在随后的闲谈中,得知老夫妇的子女在省城工作,年过八旬的冯伯母近年身体也不太好,子女也多次力劝他们搬到省城来享享福,但他们就是放心不下古树,依然甘愿清贫、坚守老宅,与古树为伴。近期又有人不死心多次来出高价购买古树,他们说这是祖宗的精神遗产和国家的宝贵财富,多少钱也不能卖。这种无私和大爱,才是真正的中国精神,也是我们探访古树的最大收获!
走进桂花树,片片桂花深若黄金,如同一束束金穗,正如古诗所写“叶密千层绿、花开万点黄”。硕大的花瓣散发出迷人悠长的香气,让人心旷神怡、魂牵梦绕。其大、其色、其香,绝非一般桂花树可比拟,饱含着老夫妇的心血和汗水,这样的桂花茶、桂花酒也非常人可以享受。太阳光透过金色桂花缝隙折射出一束束神奇的光环,花儿显得更耀眼、更神秘,也照亮了我们的心房,愿给人们带来幸福!这一切都要感谢桂花树的保护神冯老夫妇。明年神桂飘香时,我们定会再来看望、慰问您们,在此,向您们道声“辛苦了,谢谢”!
“独占三秋压众芳,何夸橘绿与橙黄。自从分下月中秋,果若飘来天际香。”四年的期待,今天如愿闻到了椒陵最香的“儒林之花”。神桂飘香自然令人陶醉,但远不及冯老夫妇的古树情深,桂香中飘来的家风传承和无私奉献精神,才是探访古树的真正意义所在,真诚祝愿“儒林之花”永葆青春、花开更香!


5E4A2901.JPG

本篇刊登在全椒县文联《笔峰》总第10期。


随笔四


芦花飞雪天河边




我爱秋天的彩色,尤爱那一簇簇、一片片白色的芦花,不仅仅是因为它的美,更感叹于芦花抵抗风雨的抱团精神和无比坚强的生命力。
   “赏遍椒陵山水翠、柳风荷韵入诗囊。”作为酷爱自然、崇尚环保的单车人,对全椒县境内最富观赏性的芦花了如指掌。周岗大桥附近的碧云湖芦花荡、十谭工业园荻花园到了深秋时节都是白茫茫的一片,甚是壮观,让人流连忘返。我也曾尽兴拍摄了不少芦花美图、即兴写过赞美芦花的骑行游记。其他摄影人和文人骚客也趋之若鹜,五次三番前往采风、创作,可见芦花的魅力所在。
    今年立冬前,有幸欣赏到全椒县另一片的天河芦花,说是偶然,但“凡所机遇、绝非偶然”。骑友们之前已多次欣赏椒陵美丽的芦花,本不计划再组织欣赏芦花的骑游活动,只是借着探访古树公益行顺便看看。然而就在我打开谷歌地图筹划周末骑行探访石沛镇古树路线时,突然发现一个从未听过的名字“天河”,而且它距离全椒碧云湖的泄洪口不远、山湖大道的边上。小河的两岸都是树林杂草,以前我带队经常骑行与之擦肩而过。隔河眺望,天河北岸边确有大片芦花,揣摩着应该不会碧云湖芦花荡、十谭工业园荻花园的芦花更美,不过尔尔,何况当时难觅路线,骑车过河非常不便而放弃。可这回图上清晰可见一条穿山小道可以通达,以前我也多次查找却不曾发觉,真的应了“无缘咫尺是天涯”,期盼这次有缘来相会。
轻车熟路到达枣岭,再按图索骥,沿着一条比较隐蔽的羊肠小路进山。穿过一个只有几户人家、名叫小尤郢的小山村,来到一座小山头下,再向前已无路可走,如同走进了死胡同。正一筹莫展之时,幸得留守村庄的一位善良老者指点,原来我们要找的天河芦花荡就在山路尽头往南一拐几十米就到了,只是山上杂草丛生挡住了非常隐蔽的小路,真乃“柳暗花明又一村”。
站在天河的北岸向山坡上望去,连在一起、总计有几十亩大的片片梯田满是野生的芦花,咋看还以为是人工种植的。看上去非常有层次感,山坡上就像披上了一层厚厚的白雪,如果航拍出来,绝对可以假充真。金风吹过,朵朵芦花飘出的花絮漫天飞舞,汇成整片雪白的花海,“芦花飞雪”的壮观场景令人震撼。
漫步在芦花丛中,饱满、硕大、低头的白色芦花穗,已近谢幕但仍挺拔而立的红色芦花杆,芦花间在阳光照射下泛出迷离光彩、像铺了一层厚厚地毯的彩草,让我仿佛置身于五彩缤纷的天上人间,难不成“天河”之名由此而来。这与“蒹葭苍苍、白露为霜”的碧云湖芦苇荡和“纵然一夜风吹去,只在芦花浅水边”的十谭荻花园有所不同,由于面积更大、错落有致、积水少而更易赏拍,算得上目前全椒欣赏芦花最理想的地方。
   有了芦花,秋天才有其特殊的意境美。有的低着头,有秋的谦逊;有的一直昂着头,有秋的傲然;花穗蓬勃似小家碧玉,也有呈金黄色,似大家闺秀,更多的是紫红色,在阳光的照耀下,都显得华丽多彩,恰似佳人浅浅微笑,没有一丝对秋的伤感,相反,它更像是在拥抱最后的秋天。
   一夜西风,一夜霜露,不仅没有枯瘦了芦花,反而恣意了芦花,与许多花卉不同的是,芦花没有萎靡不振,却以秋风为梳,秋露为油,舒展出柔曼的身姿,给人以秀发之美。
   青山绿水间的天河芦花是深秋最后一幅诗意的水彩画,远天空阔,层林尽染,河水宁静,白露为霜,一大片雪白似的芦花渲染着秋之苍茫。
迷离的阳光下,那朵朵蓬松雪白的芦花,熠熠生辉,同时照亮了我的一颗心。“遍地叶落送晚秋,芦花一夜成白头。”及至深秋,这轻舞的纯白,成了芦苇生命的最后一道亮色。
   见多识广的骑友们也欣喜若狂,尤其是穿着靓丽多彩骑装的美女,一个个就像唱着歌儿的小精灵,穿梭在芦花雪海中尽情赏拍。
我更欣赏芦花的独享安宁。高山下、天河边、丛林中的这片芦花荡犹如大家千金“深藏闺中人不知”,但它并不在乎有没有人来观赏,落得个悠然自得、蜂蝶远离,这不也正是时下许多人追求的清静闲趣的乡野生活吗?

IMG_4964_副本.jpg

本篇刊登在全椒县文联《笔峰》总第13期。


随笔五


彩虹飞架神山中




   “轰隆隆”“哗啦啦”,“轰隆隆”“哗啦啦”……
山摇地动、烟尘滚滚。
全椒,因为《儒林外史》作者、清代大文豪吴敬梓的故乡而名闻遐迩,县政府先后斥巨资修建了吴敬梓纪念馆、吴敬梓故居,儒风雅韵熏陶着一代又一代乡贤名士,“吴楚冲衢、江淮腹背”的文化底蕴也越发深厚。
说起全椒的风光旅游,名列“安徽省十大水库”的黄栗树则首当其冲,尤其是当代大作家叶辛1995年来此畅游后,为其美景所倾倒,有感而发《人间不曾有的碧云湖》,从此,黄栗树水库有了一个更美更雅的别称“碧云湖”。除此之外,道教、佛教历史悠久的神山寺因唐朝大诗人韦应物的《寄全椒山中道士》而名声久远、令人神往。碧云湖和神山寺实为全椒对外响当当的两张名片。
也许是机缘巧合,也许是大自然的造化。秀美广阔的碧云湖和禅韵深厚的神山寺距离县城均在20公里左右,都位于神山之东侧,前者在北,后者在南,地图上将两者相连为上下一条直线,神来之笔也。不高不矮但难以逾越的神山横亘其间,将它们无情地分隔开来,犹如牛郎织女般,千百年来只能隔山相望。
“春雷一声震天响”!政府出于加快发展旅游业和精心打造“美好乡村建设一环线”的高瞻远瞩,于2010年3月在神山鸣响了第一炮。发扬愚公移山精神,挖山填沟,新修了一条连接碧云湖和神山寺、总长约10公里的“山湖景观大道”(简称为“山湖大道”)。经过两年多的艰辛施工建设,一条穿越神山的崭新柏油路呈现在人们面前。从此,天堑变通途,彻底打通了阻挡在碧云湖和神山寺之间的“任督二脉”。
去年县政府又以山湖大道为基础,精心打造“皖东山慢城”。对山湖大道进行了“梳妆打扮”,在路中间画上了红、蓝、黄三色“彩虹线”,我也仿效大作家叶辛的创意为它取个雅号“彩虹大道”。有感而作一首《七绝·彩虹大道》“崇山峻岭炮声隆,穿破云天架彩虹。遥想当年千百转,而今大道直相通。”
山湖大道如同一道绚丽的彩虹蜿蜒盘旋于神山之间,道路宽敞整洁,两旁种植了百日菊、樱花等观赏植物,负氧离子含量高,沿途的几座水库汇集了从山涧流下的清澈泉水,有山有水、风景优美。百花齐放的春天,满眼绿色中映衬着色彩鲜艳的各种野花;炎炎夏季,满山蓊郁荫翳的树木与湛蓝的天空、缥缈的云彩、彩色的道路、绚丽的鲜花构成了一副雅趣盎然的油彩画;秋天来了,路两边的枫叶红了,漫山层林尽染、五彩缤纷;寒冬腊月,两边山上白雪皑皑,穿越山湖大道,就像钻进了冰晶玉洁、童话世界般的“雪廊”。
山湖大道把碧云湖和神山寺两处名胜景点有机串联起来,极大地方便了当地居民的出行,全国各地的游客也慕名而来,对全椒的经济和旅游业发展起到了有力的推动作用。这是一条观光之路、发展之路、幸福之路,不愧是全椒“美好乡村建设一环线”上耀眼的明珠。
山湖大道除了风景美,尤其是坡多,起伏有致,如此得天独厚的条件,无疑成了酷爱户外单车运动人的“天堂”,我对此感受颇深。
2013年,大病初愈、身体赢弱的我刚刚踏上单车,有幸体验到骑行山湖大道的莫大乐趣,从此便一“骑”不可收拾。除了经常结伴骑游穿越,还多次独自驾车带着山地车,骑车在大道上来回穿梭,“车行山水间,人在画中游”,乐此不疲,身体也在车轮旋转中渐渐康复。追求时尚健身运动的全椒山地车爱好者越来越多,与其有着很大的关联,说山湖大道是一条健康之路并不为过。
随着山湖大道在骑行界的名声愈来愈响,便有了2015年举办的全椒有史以来的首届山湖大道山地车比赛,紧接着又于2016年举办了全椒县“体彩杯”山湖大道山地车邀请赛。特别是2017年在黄栗树新村举办的安徽省“环江淮万人骑行大赛”,有来自全国各地的几百名骑行爱好者参赛,真正体现了“体育搭台、经济唱戏”。带有碧云湖、山湖大道、黄栗树新貌的比赛画面在国内主流媒体不断传播,让更多人了解全椒的新变化,为黄栗树新村光荣入选“中国十大最美乡村”和“全国文明村镇”立下了汗马功劳。可以说山湖大道是一条腾飞之路,成了名副其实的“旅游宣传大使”。
我忘不了在山湖大道上奋力爬坡的酸痛,忘不了登顶成功后的喜悦,忘不了放车下山的贼爽;忘不了赛道上的你追我赶,忘不了转角处的别样风景,忘不了终点线的胜利欢呼;忘不了独自飙车的疯狂,忘不了并肩而行的悠闲,忘不了骑行方阵的壮观。更忘不了外地人骑游山湖大道后的赞不绝口和羡慕不已的眼神。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蓝天白云,微风习习,溪流潺潺,山花烂漫,百鸟欢唱,我骑着心爱的单车,漫步在开满鲜花的彩虹大道上,轻哼着“马儿呀你慢些走”,真乃“一道彩虹架山间,潇洒穿越赛神仙”!
那一阵“轰隆隆”过后,便有了山湖大道。爆破声早已远去,但山湖大道依然在变,今年在大道的北端又新建了漂亮的炮楼山公园,有理由相信我们的家乡会变得越来越美。

IMG_7451_副本.jpg

本篇刊登在全椒县文联《笔峰》总第14期。


随笔六


追寻父辈的足迹




   “扒驷马山的那个场面真赫死人,密密麻麻到处都是人,闷炮和板车还伤了好多人。。。”
小时候,我经常在茅草房里的煤油灯下,听干活累了一天的父亲与长辈们在一起“捣经”。谈论共同劈山凿渠、肩挑手扒、疏河固堤、沟通江滁、修站建闸、流血流汗的驷马山引江水利工程建设,经历了生与死的考验,让他们刻骨铭心,说到动情处,都饱含热泪、连连哀叹。由于自己年纪尚小,难以感受到何等悲壮。村里有位带着妻子儿女全家下放的王老师,是我非常敬爱的启蒙恩师,他家的长子正当风华正茂,却在驷马山大会战中被闷炮炸瞎了一只眼睛而严重破相,美好前程也由此变得命运多舛、令人惋惜,可见这个水利工程之险恶。惊人的话语和无情的现实,在我幼稚的心灵中,就此埋下了长大后定去会会驷马山这个“恶魔”、找寻父辈们足迹的愿望。
我爱上单车运动后的第二年(2014年),便迫不及待地与几位有着类似经历和同样想法的骑友相约,一道探寻驷马山。按惯例,出发前做些必要的准备功课。
网络上能搜索到的有关驷马山大会战资料,由于年代久远或其他原因而少之又少,有必要简单整理一下让读者对此有个大概的了解,从中也可以窥见父辈们当年在驷马山留下的蛛丝马迹。
驷马河是驷马山引江灌溉工程的引江水道,北端在和县金港与滁河交汇,往南流向驻马河进入长江,全约27公里。在滁河与长江之间,横亘着一座并不太高的驷马山。其中拦腰穿越驷马山的切岭段驷马河(幸福桥—团结桥)长约5公里。1969年12月下旬,工程指挥部组织和县、含山、巢湖、肥东、来安、滁县、全椒、定远等8个县的24万民工参加劈开驷马山的大会战。先采用洞室爆破法一次用400吨炸药,在切岭段的2700米长渠道中心线位置爆破出一条深槽,然后用400台拉坡机牵引出土和16万辆胶轮车运土。切岭深挖方工段难度和危险性最大,全椒和定远两县出工人数较多,河愈挖深,工作面愈小,危险性愈大。由于时间紧迫,人歇机不停,两班制不间断作业,每平方米有1—2人。闷炮突然爆炸、拉坡机牵引绳断裂给民工带来了一些伤害。经过两冬两春的艰辛施工,切岭段驷马河工程于1971年6月基本完工,为后来滁河两岸的“引江入河”抗旱和“排河入江”泄洪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新中国水利建设史上写下了重重的一笔。
春节刚过,乍暖还寒,挟节日欢快之余兴,带着马上就要见到朝思暮想的驷马山的激动心情,我们骑着单车沿襄河大堤一直向南,穿过三汊河(襄河与滁河交汇处),经和县绰庙,一路飞奔到幸福桥上。
急忙向当地人打听进入驷马山的路线,谁曾想被无情地告知“因驷马河太窄,两面山体容易滑坡而封闭。”当地人还饶有兴趣地说这个与大蟒蛇有关,传说驷马山里有条沉睡千年的巨长大蟒蛇,被当年大会战的炮声惹恼了,后来河道打通后经常出来兴风作浪,看来挖河不易治河也难。只得悻悻然、失望而归。
事后从谷歌图上得知,其实当时还是可以从驷马河的西岸徒步登上驷马山,一睹父辈们当年的胜利战果,错过了看到驷马河原始风貌的绝佳机会,此乃终生遗憾也!当地人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没有指引这条路线,但我当时暗暗发誓“一定会再来探访驷马山”!
虽然首次探访驷马山以失败告终,我还是写了一篇骑行游记,在网站发表后,有位热心网友提供了两张有关驷马山大会战的珍贵纪实黑白图片,场景着实令人十分震撼,突然冒出“为何不绕开驷马山另辟蹊径”的奇怪念头。后来我有次回乡下老家的砖墙瓦房,让父亲看当时大会战的图片,也许是触动了他不愿轻易打开的“潘多拉盒子”,顿时老泪纵横。此景此情,更坚定了我再探驷马山的决心。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不管此“驷马”与“驷马山”有否关联,我可要一追到底。这不,时隔三年后的三月,伴着春风我再次带队跨过官渡滁河大桥,沿着正在整修、颠簸难行的驷马河堤,再次踏上了幸福桥。
这回吸取上次的教训,已做好徒步探险驷马河西岸的思想准备。经当地热心人指点,没想到可沿着驷马河的东岸骑行。原来是政府为了加固河堤、拓宽河道,从根本上解决山体松动滑坡的重大安全隐患。计划用全机械化作业方式,再次开挖河东岸的驷马山体,把原先窄窄的老河道加宽一倍还要多,同时修建一条水泥路,并栽植花草进行固堤美化。这样的现代化机械大会战,几乎是把东边的驷马山再削去一半,与五十年前驷马山人工大会战的结果如出一辙,但过程却有天壤之别。岸边、船上的一排排大型开挖机械激战犹酣,山头已被削平,新河道初见雏形,不由得发出“敢叫日月换新天”的感慨。
虽然施工中的河堤土路坑坑洼洼,骑行颇为艰难,但我终于看到了初始印象不好的驷马山。驷马河东岸的驷马山被正在施工的机械挖得面目全非,但西岸的驷马山覆盖着茂密森林,保留着原貌,仿佛看到了父辈们在山上并肩作战的身影,感觉不是那么可怕,还有点亲切感。看到了人工大会战开出的只能容纳一条大船而过的狭窄驷马老河道,只可惜等了半天也没看见船儿,冷冷清清,只有青山与绿水作伴。虽然东岸旧河堤已不复存在,但非常幸运的是还能看到整条残留的河堤墙,可以想象到两岸的险峻和父辈们在悬崖峭壁上开山运石的惊天动地。下车步行在河堤上,重温他们曾经肩挑推车走过的足迹,仿佛看到了当年大会战时从岭头到渠底,人山人海,红旗招展,呼声震天的惨烈场景。“任凭扁担把脊背压弯,任凭那脚板把布鞋磨穿”,因为他们的流血流汗,才有了我们今天幸福的生活。
没想到与我一样有着驷马山情结的人还真不少,前一阵子全椒笔峰文学沙龙的一位老师发表了一篇关于滁河记忆的文章,其中只是提了一下驷马山,便触动了一些人的泪眼,引起众多文友的热烈呼应,计划近期相约“秋游驷马山”,并举荐相对更熟悉路线的我客串导游。本来我就一直惦挂着驷马河改造进展情况,赶紧邀上一帮骑友于2019年8月31日(周六),艳阳高照下轻车已过官渡滁河大桥,再经和县石杨镇转至幸福桥,先行细探一番。
父辈们当年具体从哪条路步行到驷马山,已不得而知,但我们三次骑行驷马山特意选择了不同的路线,总想着能与他们风尘仆仆、疲惫不堪的身影邂逅,然后搀扶着他们一道回家。
梦里几回驷马山,喜看旧貌换新颜。两年半后再次见到驷马山,幸福桥修葺一新,沿着驷马河东岸骑行,呈现在眼前的是河面宽阔、碧波荡漾、百舸争流,东岸崭新的水泥路一马平川、车流不息,河堤上绿草萋萋、风景怡人。从前狭窄的老河道、多患的旧河堤已难觅踪影,曾经作恶多端的“驷马山巨蟒”也被彻底降服而悄声匿迹。年事已高、体弱多病、不得不搬进城与儿孙同住的父母,听到这个好消息时都会心地笑了。
循着父辈的足迹三顾驷马山,让我不禁感慨万千、浮想联翩。驷马山的历史和变迁,正是时代发展的缩影。无论驷马山的容颜怎么改变,也抹不去父辈们曾经“惊天地、泣鬼神”的足迹。他们可歌可泣的故事真正体现了不怕苦、不怕死的英雄气概和新时代人定胜天的愚公移山精神。这是传给下一代最宝贵的精神财富,后辈理当继承并发扬光大,为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强国而努力奋斗。
驷马河,浸润着父辈们心血的英雄河,你永远流淌在我的心中!

IMG_20190831_105809.jpg

本篇刊登在全椒县文联《笔峰》总第15期。

【编后语】自2013年爱上户外单车运动,前后写了三百多篇骑行游记。2017年参加“笔峰文学沙龙”后,在全椒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林如玉等老师的精心指导下,将其中的部分骑行游记重新整理为散文,并有幸上报登刊。其实我的本意还是借此更好地宣传椒陵单车文化,让更多人领略到单车运动的独特魅力。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8

帖子

193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193
 楼主| 发表于 2020-2-14 14:21:15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103

帖子

3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360
发表于 2020-2-14 21:43:31 | 显示全部楼层
“风从海上来”不但记载着骑人天下的足迹,还记载着全椒文化,回味这诗情画意手笔,值得一读,名记在心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8

帖子

193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193
 楼主| 发表于 2020-2-17 08:08:28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来直去 发表于 2020-2-14 21:43
“风从海上来”不但记载着骑人天下的足迹,还记载着全椒文化,回味这诗情画意手笔,值得一读,名记在心 ...

谢谢欣赏和给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3

主题

27

帖子

105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积分
105
发表于 2020-2-18 10:04:50 | 显示全部楼层

竖起全椒骑行运动的一面大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103

帖子

3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360
发表于 2020-2-19 11:54:53 | 显示全部楼层

等疫情过后,我也想购买一较好的自行车,跟你后面学学,可否?不知自行车到哪里买到?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8

帖子

193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193
 楼主| 发表于 2020-2-19 13:51:36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来直去 发表于 2020-2-19 11:54
等疫情过后,我也想购买一较好的自行车,跟你后面学学,可否?不知自行车到哪里买到? ...

可以到全椒捷安特专卖店或美利达专卖店看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103

帖子

3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360
发表于 2020-2-19 17:28:19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椒捷安特专卖店或美利达专卖店地点在哪里?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7

主题

38

帖子

193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193
 楼主| 发表于 2020-2-19 20:18:24 | 显示全部楼层
直来直去 发表于 2020-2-19 17:28
全椒捷安特专卖店或美利达专卖店地点在哪里?

捷安特店在春江水岸大门口对面,美利达店在凤凰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44

主题

103

帖子

360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360
发表于 2020-2-20 16:10:05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全椒网

GMT+8, 2020-4-4 23:39 , Processed in 0.097922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