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全椒网络媒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16|回复: 0

[散文] 扒泥鳅

[复制链接]

93

主题

488

帖子

1742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1742
发表于 2021-4-8 08:19:5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扒泥鳅
      
      我们小时候村里塘里和沟渠里的泥鳅那是很多的,多的一塌糊涂。泥鳅生活在水里,但是藏身之地却是淤泥。塘底不能是那种硬硬的黄泥,泥鳅一是钻不进去,二是缺乏草本植物的腐烂根泥(青泥),往往遍植茭瓜、芦苇、革命草的池塘里,淤泥里富含微生物等营养成分,因此泥鳅就多。逢枯水的季节,塘底淤泥袒露,我们便带个钢瓷脸盆跳到塘里扒泥鳅,淤泥能陷到小腿,但这塘泥湿度正好。太干了,泥鳅干死了;水太多了,稀泥滑烂的,手不好捧。寻好位置,双掌往泥里一插,便挖出一大块青泥,一般十捧九捧里都有泥鳅。塘里的泥鳅大啊,那是真的大!一条条肥硕硕的,在掌心直拱。“人要哄,泥鳅要捧。”像逮黄鳝那样,用手指锁是锁不住的,泥鳅没有黄鳝那般大而细长,但是信捧,一捧就捧到洗脸盆里去了。有时候挖一团淤泥上来,里面能钻出来好几条泥鳅,温酒功夫,半脸盆泥鳅那是不在话下的。
  至于怎么判定这塘底淤泥里有没有泥鳅,那也是日积月累的经验使然。逢梅雨季节水多,再想去池塘里扒泥鳅那是不大现实的事情,但可以自制泥鳅钓子钓泥鳅。把细蔑钎削得比牙签还细,只有五毫米长,用半尺来长的细线栓着,再接到一根十几米长的结实的细尼龙绳上,间隔一段栓一根钓子,一根绳子上能栓二、三十个钓子,一个钓子就是一条泥鳅啊。蔑钎穿上挖来的细红蚯蚓,这是泥鳅的钓饵,泥鳅最爱吃这玩意,恍若人嗅到老木鸡的香味。临晚把钓子两头栓上一截削尖的短树棍,在池塘边把钓绳拉开,把钓子全都没入水中,再把两头树棍插在岸边,这便下好泥鳅钓子了。第二天早上东方刚泛鱼肚白,天刚蒙蒙亮,我们就得起来去起钓子,十几米长的绳子上,钓子挂着很多活蹦乱跳的泥鳅,至少有二三十条泥鳅,手到擒来。当然也会钓到刀鳅,那家伙身体就跟锯子一样,长满锋利的鳍,手一拿,准会被它身体划一道血口子,再加上刺硬肉紧没啥嚼头,遂弃之。不过后来看电视节目,有的地方人还把刀鳅子当宝贝一样,吃得不亦乐乎,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吧!由于常在村里池塘里钓泥鳅,所以村里几处泥鳅多的池塘,我们都晓得。
  一般扒泥鳅的塘都不是很大,太大的即使天气再干,池塘也不会枯。而且越大的塘,黄泥塘就多。我们一般选择扒泥鳅的塘,要么是村头浇菜园地的三角尖塘,要么是田沟里,水不多,水草也多,稍微天气一干,塘泥就容易露出来,再加上平常流动的都是活水,泥鳅食物多,所以便于泥鳅在此繁衍。不过田沟水渠里的泥鳅一般没有塘里扒出来的大,还得防止蛇。有年和堂哥埋头在田沟里烂泥里扒淤泥,头一抬一棵小灌木上缠着条不知名的青色的蛇,头还是圆锥形的,倘若是绿色,那是青竹竿;倘若是三角头土灰色的,那是土呆子;倘若是赭红色的,那是火赤炼;倘若是青色细长的,那是乌公蛇。可我看到的蛇不知道是什么品种,只记得它正准备张着大嘴咬我们,我的黄天,幸亏堂哥看到,吓得拽着我就往后退,薅着茅草就跳上埂,落荒而逃,蛇也吓着逃命去了。真是麻秸打狼——两头怕啊!经过那一吓,我们就不爱去逼仄的沟里扒泥鳅,两边草太深,很容易遭遇到蛇。何况池塘淤泥积得那么厚,一扒泥鳅直钻啊,手到擒来,如探囊取物。塘底开阔,四周围的塘埂离得还远着呢,即使有蛇,大家各忙各的,互不干扰。有次看到塘底淤泥上有一拃长的小脚印,不用说那是老鳖爬的印子,顺着它的印子找,终于一小汪稀泥中,堂哥下去踩两脚,边探下身去,捉住一只碗口大的老鳖。我们农村人捉老鳖很有技巧的,一般不会让老鳖咬到,那家伙倘若咬到,哭爹喊娘都撒不开手了,都能咬到骨头。对付老鳖,要一招制敌,直接扣住鳖窝,老鳖头伸出来十厘米长,都咬不到人,这是技巧了。老鳖那时候是稀罕物,虽然常看到,但不常吃。偶尔用自制的老鳖钓子钓,经常空手无归。倘若运气好,钓上两三只,亲戚朋友家送一只,人家千恩万谢都惦记着这份情谊。据说丰产水库边有位农人忽然逮到一只爬上岸的脸盆大的老鳖,据说有十几斤,那好家伙我最大才见过五斤重的甲鱼,那长得就跟大瓷盆一样大,那十五斤什么概念?过去农村洗脸盆那么大啊!农人用锹翻了甲鱼几次,甲鱼一旦被翻过来,容易卡住鳖窝,但那甲鱼劲大,翻了几次没翻过来。索性农人一脚踏在它背上,还是让它爬跑了,蹿回到水库里去了,把那人懊悔得头要包棉花絮撞墙,真想撒泡尿跳下去自杀,后来想想想算了,找根弹簧绳子上吊也没吊成。
  雨季,泥鳅和鲫鱼一样爱顺着沟渠里迎水,我们经常在塘沟里扎张网,一网能网到不少泥鳅、鲫鱼、小龙虾的,有年我们村有位小伙子在外村找个师傅学木匠,回来忽然看到沟里一条十几斤重的大黑鱼,想想太大,就从木匠工具箱里抽出一只大斧头,一斧头劈在黑鱼头上,斧子让黑鱼带到池塘里,好久鱼才翻上来。他正在懊悔劈鱼没成丢了板斧,忽然又失而复得,欣喜异常,快活砸蛋。那鱼带回村的时候,那黑鱼真是大,我长这么大,那条大黑鱼我是至今难忘。你要说十几斤螺蛳混子、鲢鱼那是常见,十几斤重的野生黑鱼,那真不是常见到的。
  泥鳅扒多了,村里男人拿小男孩嘚瑟,一看到小男孩撒尿,就伸手捏住他的小鸡鸡,说:“看你这小泥鳅怎么尿。”小孩子一急,泥鳅一样的小鸡鸡让尿一激,忽然从男人手指头蹦出来,翘着尿了那男人一手、一脸的童子尿。大家伙在哄笑中都散了。这一散,二三十年光阴就飞去了。
IMG_262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全椒网

GMT+8, 2021-4-20 15:41 , Processed in 0.071030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