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全椒网络媒体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手机号码,快捷登录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5442|回复: 2

[散文] 纳鞋底 文/小翠

[复制链接]

113

主题

574

帖子

2122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2122
发表于 2021-5-5 13:16:35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
  八月的风,清爽舒适。一夜雨声惊梦醒,枕簟冰滑衣巾轻。一觉醒来,秋凉了。
  撤下凉席,从衣柜顶取出春秋季的床上用品,由于用力过猛,不小心将一个白底蓝花的布包带了出来。我忽然想起这布包是母亲给我的。轻轻掸掉薄灰,打开一看,里面除了以前母亲给孩子做的两双花布鞋外,还有一双布鞋底。我双手捧着这双布鞋底,望着那密密麻麻的针脚,眼睛渐渐湿润,尘封已久的往事如潮水般地涌上心头。
   从我记事起,母亲一年四季好像有做不完的针线活,纳不完的鞋底。尤其到了七八月,母亲大部分的“业余”时间几乎都用在做鞋上。她先抹好袼褙,等袼褙干透后卷起,用报纸包好。为防止老鼠啃咬,母亲将袼褙高高地挂在房间里的墙壁上。农闲时间,母亲就可以大显身手给家里人做鞋。
  纳鞋底是做鞋的“重头戏”,耗时费力。母亲很看重纳鞋底,以前经常说:“一个女人如果懒惰,不会做鞋,会遭村里人耻笑,婆家人嫌弃,全家人脚上会没鞋穿。”母亲的话对当今的年轻人来说,好像很不合时宜。因为现在的人几乎都买鞋穿,即使想穿布鞋,市场上应有尽有,谁还会耗费时间和精力做鞋穿呢?
   可在三十年前的农村,做鞋对于农村妇女来说,就像天天做饭一样,司空见惯,习以为常,是最基本的生活技能。母亲的话让我明白一个最基本的道理:勤快人才能过上好日子,这和新时代提倡的“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的话如出一辙。
   二
  放暑假,我会帮助母亲做家务,母亲有空就将袼褙从墙上拿下,又从一本厚厚的大书里取出鞋样,然后将鞋样一一贴在袼褙上并剪下来。薄袼褙适合做鞋帮,厚袼褙用于做鞋底。用一层厚袼褙做鞋底太轻太薄,不经穿也垫脚。于是母亲将几层剪好的鞋底粘贴在一起,做成较厚的上下两张,再用纯白的崭新的棉布包底和沿边。等天晴晾干后,母亲还会在鞋底上下两层之间垫上碎布屑,这样可以增强鞋底的弹性,穿上更舒适。接着母亲将鞋底上下两层对齐,用针线固定一圈,碎步屑“钻”不出来,这样就可以纳鞋底了。毛边鞋底不用夹碎布屑。
   几天的连阴雨,庄稼人无法下地干活。雨天就是农家人的“节假日”,可以自由支配。当我看见母亲从针线簸箩里取出棉绳、剪刀和顶针等家什时,我就知道她马上开始忙活纳鞋底了。母亲一边看电视,一边纳鞋底。当电视上没有可供观赏的精彩节目时,母亲就轻轻哼唱起《大海航行靠舵手》之类的红歌或秦腔戏。母亲纳鞋底动作轻松自如,大老针上下穿梭,绳子铮铮作响,很有节奏感。针脚致密匀称,排列整齐。一行行错落有致的针脚就像一行行动人的诗句,让人羡慕不已。
  我曾偷偷趁母亲不注意,学着母亲,拿起鞋底子直接用针扎,没想到用了很大的力气,慌乱之中,方向算错,大老针(我们当地对纳鞋底的针的俗称)断成两截,我傻眼了。唯恐被母亲看见,我赶快放下鞋底,溜之大吉。
  我坐在母亲对面,或帮母亲穿针引线,或将小布片剪碎,作为母亲垫鞋底的备用材料,五颜六色的碎布屑摸上去轻柔而绵软,我抓起一把又一把碎步屑,轻轻抛向空中,它们就像天女撒下的花瓣,飘飘洒洒落在地面的报纸上,让我兴奋不已。
  “行了,碎步屑剪得差不多了,够用了。暑假你除过做作业,好像没啥其它正经事儿,不如学纳鞋底吧!”母亲忽然停下手中的活,看我玩得起劲,冲我微微一笑。
  母亲的话吓我一大跳,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纳鞋底对我来说,应该是很遥远的事情,因为我还在上学,我做梦也不会想到现在学纳鞋底。再说,鞋底又厚又硬,我手上没劲,怎么能用针穿进去呢?纳鞋底又不像做沙包那样,只是将上下两层布片缝在一起,重复几次,再加一个顶和底,轻松搞定。
  “纳鞋底我不行,我还是干点别的活吧。”我的头摇的像拨浪鼓,连连对母亲摆手。
  “我看你对纳鞋底挺感兴趣的呀,好几次翻出大人没有纳完的鞋底子,跃跃欲试,针不是弯了就是折了。”母亲嘴角上扬,我感觉脸上有点发烫,原来母亲对我做的“好事”心知肚明。
  “其实这也没有多难,谁都不是天生会纳鞋底,只要用心,掌握技巧,人人都能学会。你外婆就去世早,像你这么大,我已经学会纳鞋底了。”母亲试图通过忆苦思甜说服我。
  我没有再吱声,感觉母亲一直在说笑。但是母亲也不会随便说一件事情,说出来就有一定的道理,就要落到实处。“言必行,行必果”。
  “给你准备的两双毛底子比较薄,你先拿它们当试验品。”看来母亲早有准备。说句心里话,我不太愿意做,是怕自己做不好。
  “那好吧,我试试!”既然母亲愿意给我纳鞋底的机会,我欣然接受。
  “我相信我的女儿一定能行!”说完,母亲走进房间,从炕头的木头箱子里取出一双小巧的毛边鞋底,放在我面前。鞋底平整莹白,有点炫目,我就担心这一“爪子”下去,鞋底面目全非,我得小心翼翼。
  “用肥皂将手洗干净了。”母亲的话提醒了我,我赶紧去厨房舀水洗手。
   三
  雨不紧不慢地继续下着,雨水顺着水道缓缓流出院子。清凉的天气让人神清气爽,可以安心干活。我重新坐回母亲身边,母亲拿出不同型号的绳子告诉我,厚度和大小不同的鞋底,所用绳子粗细也不一样。像我父亲脚大,经常下地干活,鞋底较厚,需用粗绳子纳鞋底才结实耐磨;奶奶、母亲、我和弟弟的鞋底较小较薄,一般选用较细的棉绳比较合适。
  我的右手中指太细,母亲的顶针箍子不适合我,母亲用牙咬了几下,顶针才刚刚合适。接下来母亲展示纳鞋底的过程,她的手指灵活自如,大老针上下穿梭,犹如行云流水,针脚细密匀称,我就像看电视里的文艺节目一样看着母亲纳鞋底,目不转睛,如痴如醉。不大一会儿,母亲顺着鞋底形状,在鞋底边沿纳了两圈针脚,犹如修了两道“篱笆墙”,鞋底轮廓清晰可见。然后母亲将鞋底交给我,中间空白让我来填补。
  我左手拿鞋底,右手捏着大老针,在头发里扒拉几下,刺向鞋底。母亲说在头上摩擦几下,大老针更滑溜更容易穿过鞋底。不知是手上没劲,还是鞋底太硬,纳鞋底的大老针根本不听我“使唤”,针尖只是将表层白布扎了一个眼,根本就没有钻入袼褙里,更谈不上针尖穿透鞋底,脱颖而出了。理论和实践严重脱节,这如何是好?
  “针要直戳,用点力才能扎进去,用顶针上的针眼顶住针屁股,使点劲,大老针才能穿过鞋底。”我一听,恍然大悟,顶针的名字好奇妙。我又试了几下,果真像母亲说的那样,顶针箍子顶紧针屁股,针总算磕磕绊绊地钻入袼褙里了。可大老针就像一枚钉子被牢牢地固定在鞋底,怎么都拔不出来。看我着急上火的样子,正在旁边玩玻璃球的弟弟赶紧跑过来帮忙,尽管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就像课本里的小白兔拔萝卜一样,但大老针依旧纹丝未动。
  我有点气恼,百思不得其解,眼睛瞪得如铜铃一般大,死死盯着大老针。它似乎在嘲笑我,不管我使出多大力气,它自岿然不动。弟弟看着我,笑作一团。母亲见此情景,也乐不可支。母亲提醒我用镊子拔,我赶忙拿起镊子夹住针,稍微一用力,将针拔了出来,心里有点小小的得意。继续戳下一针,谁知“乐极生悲”,手底下一疏忽,针屁股斜了,一下子戳到顶针上端的指尖上。
  “哎吆,疼死我了!”我感觉针好像戳进心里,全身打颤,眼泪差点掉出来,感觉这比小刀小心割破手指疼多了。
  “怎么了?赶快让我看看!”母亲赶紧站起来,走到我跟前,轻轻托起我的手指,吹了吹。
  “不要紧,没有流血,有点血淤,抹点消炎药,过几天就好了。”母亲的话就像夏日的清风吹过心底,给了我很大的安慰。
  过了几天,手指不疼了,我继续纳鞋底。只是刚开始的几行针脚歪歪扭扭,大小不一,就像一条条小毛毛虫横七竖八趴在鞋底,让人忍俊不禁。
  “读书的年龄,纳啥鞋底子!奶奶眼睛不太好,要不然奶奶帮你。”奶奶看见我纳鞋底很吃力,就劝我不要再做了。
   “可我答应母亲的,不能轻言放弃。”我得想办法尽快掌握纳鞋底的好方法。
   我喜欢和隔壁三嫂的女儿玩,母亲不在家时,我就拿着鞋底去隔壁三嫂家。一进门,就看见三嫂坐在门道里绱鞋,女儿娟子一边听收音机里播放的流行歌曲,一边低头专注地纳鞋底。娟子递给我一个凳子,我坐在她对面。
  三嫂看了看我的“作品”,简明扼要地提出了两方面建议:第一,针脚走向要一致,正面低出高入,而且针脚要匀称,松紧程度一致;第二,如果鞋底实在太厚或太硬,建议用小锥子。三嫂将她的锥子递给我,我试了试,挺好使。虽然拿锥子多了一道程序,有点麻烦,但纳鞋底轻松自如多了。
  三嫂又说,熟能生巧,时间长了,掌握纳鞋底技巧,就不用小锥子了。三嫂寥寥数语点醒梦中人,让我有所顿悟。
   四
  我忽然想起母亲以前做鞋用过锥子,回家赶忙找出小锥子。我喜出望外,轻而易举完成了一只鞋底。过后总感觉哪里不对劲,依靠锥子的助力,自己并没有真正掌握纳鞋底的本领,而且锥子针孔大,鞋底上的针脚和针眼没有严丝合缝,感觉针脚缺乏“精气神”。
   我狠狠地将大老针直直刺入鞋底,顶针也及时顶住针屁股,出乎意料针尖慢慢穿过鞋底,我从背面使劲抽出针,将绳子转圈,绕在手上,使劲拽,一个针脚有板有眼,立马生成。再来几下,虽然有点费劲,手指也隐隐作痛,但当我看到一个个紧致的针脚组成生动的图形,犹如看到阅兵场上的方阵,我的心情格外舒畅。
  “奶奶,我会纳鞋底了。”我激动万分,三步并作两步跑进奶奶房间,紧紧拥抱着奶奶,不停摇晃。“慢点慢点,奶奶就像鸡蛋一样脆弱,再摇就蛋黄就乱了!”奶奶说话幽默风趣。我赶紧松手,笑嘻嘻地将鞋底递给奶奶,奶奶放下正在折叠的衣物,用手轻轻地摩挲着针脚,褶皱如花的脸慢慢舒展开来。
  纳鞋底时,我的手背被绳子勒得烧乎乎的,隐隐作痛。母亲给我做了一个漂亮的双层套子。我戴上它纳鞋底,绳子缠绕在套子上,可以减轻绳子对手背的压力,疼痛感减轻了很多。
  只是天气闷热,我一使劲,手心很容易出汗,三伏天纳鞋底还真不好容易,好不容易纳完一双鞋底,但看上去跟软面条似的,而且鞋底有点发黄。而母亲纳过鞋底既美观大方,保持了鞋底既没有走样,又莹白如初,让人好生羡慕。母亲鼓励我说:“已经很好了!我刚开始也是这样,这是反复揉搓的缘故。一回生,二回熟,三回熟能生巧。以后慢慢熟练了,纳鞋底就会有模有样。”
  果然如母亲说的那样,纳第二双鞋底轻松多了。有一天早上,三姑来了,她看见我纳的鞋底子,高兴地说:“咱家姑娘有出息了,会纳鞋底了。要不给姑姑也来一双,怎么样?”
  “姑姑真会说笑,您的手艺多好啊!怎么能看上我纳的鞋底?”我知道姑姑是在鼓励我,但我真心佩服做鞋的做鞋手艺。她会用鞋绳子绾成多种疙瘩针脚造型,像梅花、麦穗、蒲公英等等,让人眼花缭乱,惊叹不已。
  我不知道姑姑跟谁学会这些花样,后来姑姑教会了我如何纳梅花疙瘩鞋底,可以点缀在鞋底的上、中、下位置。疙瘩鞋底不仅结实耐磨,而且美观大方。尤其是农村男女订婚以后,女方将疙瘩鞋底当做定情礼物送给男方,可以展示高超的女红手艺,表达女方的绵密情意。
  后来有一次我问母亲:“您为什么刚开始纳鞋底不提醒我用小锥子?”
  “那样会对锥子产生依赖性。只有自己在实践中慢慢体会,用心感悟,才能找到适合自己纳鞋底的方法。吃点苦,走点弯路也不一定是坏事。”母亲到底经历多,经验丰富。
  高一那个暑假,我纳了两双鞋底,第一双手艺粗糙,虽然我用刷子蘸肥皂水将鞋底那一层黄色刷得干干净净,晒干抚平,但整体感觉有点软,就像萎靡不振的人缺乏“筋骨”,不适宜做鞋穿,母亲用包袱包好一直保存在箱底。后来结婚后,第一双鞋底被当做纪念品一直被我保存着。
  母亲用第二双鞋底给我绱了一双松紧枣红绒布鞋。九月开学季,当我脚蹬新鞋,迈着轻盈的脚步,走在上学的路上,偶尔停下来,低头看看脚上的布鞋,温暖无比,开心十足。它不但浸渍着我的辛勤汗水,更包含着母亲浓浓的关爱和美好的期冀。
  往事随风而去,但学纳鞋底的情景就像针尖从最坚硬处旋进最柔软处,穿过厚厚的时光,直抵心灵深处,刻骨铭心。渲染了时光,温暖了岁月,成为我永生难以忘怀的珍贵而美好的回忆。
IMG_20210505_130909.jpg
IMG_20210505_130852.jpg
IMG_20210505_130802.jpg
ef1862246e221776.jpg
IMG_20210505_130836.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3

帖子

262

积分

高级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62
发表于 2021-9-26 12:34:02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小翠,心灵手巧的姑娘。长大了,谁家的媳妇,快活了一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13

主题

574

帖子

2122

积分

论坛嘉宾

积分
2122
 楼主| 发表于 2021-9-28 05:21:36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全椒小小百姓 发表于 2021-9-26 12:34
小翠,心灵手巧的姑娘。长大了,谁家的媳妇,快活了一生。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全椒网 ( 皖ICP备11006152号 )|皖公网安备 34112402000202号| 全椒网

GMT+8, 2021-10-25 10:12 , Processed in 0.074546 second(s), 7 queries , File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